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克禮複己」的王若水

王若水,一九二六年十月生於中國上海,二〇〇二年一月九日歿於美國波士頓。

王家祖籍江西泰和,祖父母一代遷到江蘇。祖父是一個資本家,去世後父親分到一筆遺産去湖南長沙開一間照相館,王若水四歲時隨父母遷到湖南長沙,兩三年後又搬到常德。一九三八年武漢失守,全家避難到四川秀山。因遭土匪搶劫、日軍轟炸,家裏遭到很大經濟損失,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家裏徹底失去生計,以變賣物品和舉債度日。因爲得傷寒和家庭困難,王若水先後中斷小學和初中學業,一九四三年秋,以同等學力考入雅禮中學,在那裏依靠助學金讀滿了高中三年。

一九四六年秋,王若水考入北京大學哲學系。入學後不久就發生了平安夜美軍強暴北大先修班女生的事件,王若水參加了抗暴運動,從此投身每一次學生運動,參加了「呐喊社」,負責學習和壁報,也短暫參加過「民舞社」「民聯」。一九四八年五月,加入中共地下黨。一九四八年七月發生國民黨當局槍殺東北學生的血案,平津學生成立了「十三院校七五血案後援會」,共產黨組織調王若水參加了秘書處起草委員會的工作,在此後的一些運動中,他也主要是擔任文字宣傳方面的工作。是年十二月初,離開北大到解放區,被分配到北京市委政策研究室工作。

一九五〇年底,王若水到人民日報工作,此後直到文革,都在理論教育組(後改名爲理論部)任編輯。其間參加了「五反」工作、赴朝慰問、下放勞動和四清運動。一九五三、五四年毛澤東先後發起對胡適、梁漱溟的批判,王若水都積極參加。一九五三年,王若水撰寫了《學習毛澤東同志的文風》,並於一九五七、一九六〇年先後發表於《新聞戰線》創刊號和《新觀察》兩家刊物。一九六三年七月,發表《桌子的哲學》,引起了討論。一九六三、六四年,還同楊獻珍一派在思維與存在的同一性問題上開始了長期的論爭。期間,被借調去寫和蘇聯論戰的「反修小冊子」。

文革初期,王若水先是衷心擁護,接著被衝擊。林彪墜機蒙古的「九.一三」事件給了王若水很大震驚。此後批林運動中的一些現象,又讓王若水迷惑不解。他上書毛澤東,不料捅破了毛澤東與周恩來分歧的窗戶紙,引發了中國政治的變局,也給自己招致了長達數年的厄運。

文革結束後,王若水得到平反,一九七七年秋,被任命爲人民日報副總編輯,主管評論、理論和文藝。此後曾當選爲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一九七八-一九八二),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五屆全國人民大會代表(一九七八-一九八三)。一九七九年初,王若水在理論務虛會上作長篇發言,反對個人崇拜,對毛澤東發動文革的動機提出質疑,被海外媒體稱爲「批毛第一炮」。七十年代末開始的思想解放運動中,王若水寫了一系列文章,鼓吹自由和民主。八十年代初,發表《關於異化的概念》、《談談異化問題》,向中國讀者介紹異化概念,並提出社會主義條件下政治上、思想上和經濟上的異化問題;又發表《人是馬克思主義的出發點》、《爲人道主義辯護》,主張馬克思主義的人道主義。這些文章産生了很大的社會影響。

一九八三年「清除精神污染運動」是鄧小平在政治上由開放開明轉向保守僵化的一個重要標誌,它不僅是一場意識形態的鬥爭,而且是中共高層保守勢力在政治領域發起的一次攻擊。以胡喬木、鄧力群爲代表的極左派發動對人道主義和「社會主義異化論」的批判,直接攻擊物件是周揚、王若水,實際上矛頭直指當時的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當時,王若水以受批判者的身份,公開的站出來進行反批判,與中共的理論權威胡喬木進行論爭,開了中共的歷史先例,極大的鼓舞了廣大知識份子,不過其中也充滿了曲折,王若水被免去人民日報副總編的職務。鑒于王若水在這方面的突出貢獻,一九八六年他獲得了首屆傑出民主人士獎。

一九八七年在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中,他被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宣佈從黨內除名。其間王若水陸續發表了五篇文章,就對他的批判進行答辯。一九八八年發表《現實主義和反映論問題》,對列寧的觀點提出異議。同年離休。同年,王若水與友人合辦《新啓蒙》系列,備受社會矚目。王若水在第二輯中發表的《論人的本質和社會關係》一文,對人的本質是社會關係的總和這一命題作了新的解釋,並提出「克禮複己」的口號。

一九八九年六四以後,王若水主要在國內生活,但署名文章往往只能在香港和國外發表。一九九五年發表《我的馬克思主義觀》,對共産主義的理論和實踐進行批判的審查,認爲馬克思主義中最好的東西是在其哲學中,但這個哲學被嚴重誤讀,爲此提出了實踐的唯人主義概念。本文被譯成英文,在一九九七年秋季號的美國Chinese Studiesin Philosophy (Contemporary Chinese Thought)雜誌上發表。一九九六年,王若水分析了毛澤東發動文革的赫魯雪夫情結;一九九七年提出重評人民內部矛盾學說,指出:蘇聯産生史達林現象的根源在於其制度,毛回避了這一點而把問題歸結爲思想方法問題(如何正確區別兩類矛盾),從而放棄了一次政治改革的機會。一九九八-九九年寫了《辯證法和毛澤東的鬥爭哲學》,認爲需要澄清對對立統一的流行誤解,恢復辯證法的本來面目。二〇〇〇年完成《整風壓倒啓蒙:五四精神和党文化的碰撞》,認爲延安整風是建國後歷次運動的預演,它建立了一個依靠所謂群衆運動來進行思想統制的政治行爲模式。

二〇〇四年王若水入選《南方人物周刊》影響中國公共知識份子五十人(九月八日,第七期)

王若水的著作有:《在哲學戰線上》(人民出版社,北京,一九八〇);《爲人道主義辯護》(三聯書店,北京,一九八六);《智慧的痛苦》(三聯書店,香港,一九八九);《胡耀邦下臺的背景——人道主義在中國的命運》(明鏡出版社,香港,一九九七)(此書的英文節譯本爲“The Anti Spiritual Pollution Drive: A Formal People's Daily Editor Remembers”,發表於美國Chinese Studies in Philosophy雜誌一九九六年夏季號);《新發現的毛澤東》(明報出版社,香港,二〇〇二)。

他發表的第一篇文章(一九四六年),和他寫作的最後一篇文章(二〇〇一年夏秋),都是探討《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此外,王若水的一些主要文章,已被翻譯成英文。美國Chinese Studies in Philosophy 雜誌在一九八五年春季號出了一期王若水的專輯;一九八七年的哈佛當代中國系列第三輯China's Intellectuals and the State中,有一專章評述王若水的人道主義思想。

對王在八十年代的文章作了詳細討論的專著還有:Chinese Marxism in the Post Mao Era (Bill Brugger和David Kelly合著的,斯坦福大學出版社,一九九〇);Sowing the Seeds of Democracy in China(MerleGoldman著,哈佛大學出版社,一九九四年);Scientism and Humanism: Two Cultures in Post-Mao Era(Shiping Hua,紐約州立大學出版社,一九九五年);《大陸當代文化名人評傳》(馬漢茂(Helmut Martin)主編,正中書局,臺灣,一九九五年)中有關於王若水的專章;《五四後人物?思想論集》(劉笑敢等著,正中書局,臺灣,一九九六年)中收有《王若水與人道主義和異化問題》一文(作者方仁念)。

王若水90年代以後的文章和其他有關王若水的文章,請見: www.wangruoshui.net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