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Register  |  Login

方勵之:關心社會的科學家

方勵之,中國著名天體物理學家,浙江杭州人,一九三六年二月生於北京。小學、中學就讀於北京。十六嵗進入北京大學物理係,一九五六年畢業。隨後,到中國科學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任實習研究員,從事核反應堆理論研究。一九五八年,由於反右派運動牽連,被調至中國科技大學,先後任助教、講師及教授。一九八一年被推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一九八四年被任命為中國科技大學副校長,並擔任過「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的副理事長。在此期間,他從事過固體物理、鐳射物理等研究。文化大革命後他的研究興趣轉向天體物理,在中國率先開展相對論天體物理及宇宙學研究。

方勵之還是英國劍橋大學天文研究所高級客座研究員(一九七九年),日本京都大學基礎物理研究所客座教授(一九八一年),義大利羅馬大學物理係客座教授(一九八三年),美國普林斯頓高級研究所研究員(一九八六年)。雖然中國的歷次政治運動都幹擾到方勵之的研究,但是他的工作成績仍是最傑出的中國物理學家之一。他已發表的學術研究論文三百多篇,並有著作(包括與人合著、編輯)二十四本。一九八五年他獲得國際引力基金會頒發的一等獎;他坦陳那次得獎是他在中國科大,從七十年代初開始,積累了十五年,所以在八十年代才出了一系列成果。他表示,物理是屬於年輕人的科學。「當然,我覺得自己現在還可以很好地工作,但是總得承認自然規律吧。」

他的科普作品在一九八七年獲得中國優秀科普作品一等獎。他曾經擔任中國天文學會副理事長,中國引力及相對論天體物理學會理事長,國際理論物理中心(ICTP)組織委員會委員,國際廣義相對論及引力學會(GRG)理事,國際天文聯合會(IAU)宇宙學委員會委員,國際純粹及應用物理聯盟(IUPAP)天體物理委員會委員。

方勵之積極倡導「民主的觀念無東西方之分,是普適的」,成爲一代青年學生的精神導師,後因鼓勵和支援一九八六年的大學生民主運動,在八七年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中,遭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點名開除中共黨籍,並被調到北京天文臺任研究員。中國大陸當時出現的「方勵之現象」,是在民主潮流勃興的形勢下,中共內部加速異化的産物。一些「改革先行者」和知識份子因宣揚和實踐「資產階級自由化」,不斷遭受中共的批判打壓,結果卻走向中共主管願望的反面,方勵之等人越是被批判,他們的著作、思想和言論越是被廣泛的傳播,在海內外更加受人敬重。

六四血腥鎮壓之後,他和北京大學任教的妻子李淑嫻遭到中共公開通緝,在友人的幫助下躲進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引發中美兩國長達一年多的外交關係僵持,後經兩國最高當局談判,一九九〇年由美軍專機從北京接往英國「治病」,不久便到美國亞利桑那大學物理系擔任教授,繼續從事天體物理理論研究,他還開設「廣義相對論」和「量子場論」兩門課。

二〇〇五年春辭去中國人權理事和理事會主席的方勵之覺得,關心社會是科學家的一個權利,這當然也是一個義務。他除了擔任《國際現代物理雜誌》的主編外,在美國物理學會裏還擔任職務。他參加美國物理學會的三個委員會的工作,一個是人權方面國際科學家自由委員會,一個是公衆事務委員會,還有一個是國際事務委員會。公衆事務委員會的一個最大的議題就是討論如何影響美國國會的科學政策。自由委員會關心的重點是關於中國的人權狀況,這個委員會曾爲劉剛等人權個案的呼籲,作出了很大的貢獻。此外,他還是美國科學促進協會的成員。

曾幾何時,海外海內外民運組織希望方勵之登高一呼,把分散、林立的反對中共獨裁專制的各種力量整合起來,但方勵之來到海外以後作出了獨立的選擇,他在堅持自己專業的同時,依然關心著中國的民主運動的發展和中國大陸政治局勢的演變,有時還領銜發表一些抗議中共的聲明和宣言。他強調,從總的方面,從大的方面來說,海外民運組織還是起了作用的,至少對國內來講還是一件事。對國內的老百姓來說,他們知道在海外至少還有一批反對派,一批明確的反對派存在著,在做事。方表示,在民運組織中誰做事就支援誰。他覺得民主也許就是允許代表自己的利益,代表利益集團的利益也可以。在美國有很多利益集團在向國會遊說。對於海外民運組織的聯合,他的立場是不鼓勵也不反對,也就是不採取立場。一般說來聯合起來當然也好,但是如果一些民運組織代表了不同的利益集團,原則上就不大可能聯合。當然對於一些事情,大家可以共同去做,但是如果要合成一個組織,好象又沒有理由。如果本來屬於一個利益集團,只是個人之間的矛盾,那當然可以聯合。所以很難說聯合一定是好或者不好。看看東歐的情況,在共產黨倒臺以後,民主黨派和團體多得一塌糊塗,從來是分裂而很少聯合,只是在反對共產黨的一黨專制上是一致的。

據前些年的海外報刊披露,中國官方內部掌握的四十九人的黑名單,方勵之與李淑嫻夫婦雙雙名列其中,但是方勵之目前帶的研究生和訪問學者中,就有來自中國大陸的人,而且他與國內的同行天天都有很密切的聯繫,他認爲中共要控制互聯網上的學術交流,已經越來越困難了。在方勵之看來,中國大陸事務長期可以預測--謹慎的樂觀,短期是個不可預測系統--無法樂觀。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