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王若望「把老命豁出去了」

王若望原名王壽華,筆名若望、若涵、若木。一九一八年二月四生於江蘇省武進縣。一九三三年在上海新亞藥廠當學徒,同年參加中共的青年組織--共產主義青年團,並成爲左翼作家聯盟的成員;一九三四年在上海因參加罷工被國民黨政府的軍法處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一九三七年八月因抗戰爆發因“國共合作”無條件釋放,隨後赴延安,同年入陝北公學並加入中囯共產黨。其後曾任中共西安工委委員、寶雞地委(時稱中心縣委)書記。一九四二年調至山東,任《農村文化報》主編,並於一九四八年任山東省總工會勞保部長。一九四九年中共執政後,先後擔任上海總工會文教部副部長,一九五三年調任上海柴油機廠黨委副書記兼廠長、上海作家協會黨組成員、理事、《文藝月報》副主編等職,五五年任《上海文學》副主編。

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開除中共黨籍和公職,下放到農村勞動改造。一九六八年因批判毛澤東入獄四年。一九七八年後,他的「右派」「現行反革命」罪名得到平反,並重新恢復工作,同時恢復《上海文學》原有職務和中國作家協會理事。一九八七年因批評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和抨擊中共專制政策,與方勵之、劉賓雁一起被鄧小平點名,戴上了「資產階級自由化的老祖宗」的帽子,第二次被開除黨籍,並遭受了抄家之災。在八九民運中,他披著「救國救民,先救孩子」的肩帶,走在聲援絕食學生的遊行隊伍的最前列,而後第三次被捕,再次入獄十四個月。

王若望從一個最初信仰共産主義的黨員作家,到現在成爲反對共産主義的民運人士的心路歷程,見證了中國的苦難。王若望的一生,是不屈不撓、追求真理的一生。青少年時代,他爲尋求救國救民的真理奔赴延安,投身共產黨領導的革命。但他很快看到了延安的陰暗面,並對中共高層的言行發出了責疑,致使他在一九四三年中共的「整風運動」中,遭受「走到反黨的邊沿」的警告,他由此開始意識到共產黨的專制本質。中共執政後,王若望雖身爲執政黨的官員,仍保持自己的良知和批判意識,不斷批評中共的各種倒行逆施政策,也因此屢遭厄運命。從他的經歷可以看到,在中國大陸歷年來的政治運動中,王若望都曾因言論超越了中共意識形態的框框教條而屢屢遭受迫害。在大陸這是一個典型的「老運動員」了。這位爲中共奮鬥了大半輩子的「老戰士」,一生蹲過三次監獄,但是蹲共產黨自己的監獄遠遠超過蹲共產黨敵人監獄的時間。

邁入古稀之年的王若望,仍堅持發表對中共錯誤的獨立批評,並將自己批評中共、批評鄧小平的評論文章,托人輾轉帶到海外公開發表。他與中共專制當局和獨裁者不屈不撓的抗爭勇氣和精神,令海內外關心中國民主前途的人士倍受鼓舞。他也被海外知識界稱作「民族的良知」、「民主鬥士」;王若望自己則聲言,爲了中共的民主他「把老命豁出去了」。一九八七年王若望獲得傑出民主人士獎,但是當局卻不批准他出國,他只得派代表出席領獎。以後他又數度提出出國申請,都被中共刁難拒絕。一時間,王若望甚至「寸步爲艱」、「有腿難行」。

一九九二年八月五日,上海公安部門突然通知他可以出國後,他攜夫人羊子流亡到了美國。流亡美國後,他全身心地投身海外民運,九三年在洛杉磯成立的「中國民運團體協調會」中,王若望任總召集人,九五年六月在紐約成立「中國民主黨」,他又被選爲主席。在紐約的中共總領事館門前的抗議活動中,人們常常會看到王若望白髮蒼蒼的身影。他對中共極權專制的批判,老爾彌堅,毫不動搖。王若望認爲,「隔著海洋,從遠處觀測北京當局在大陸的所作所爲,反而比身在中國看得更細密、更客觀,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當他得知自己身患絕症後,分外思念故國的親人,中共當局卻開出「不可再發表批評文章,不可接觸『敏感人士』」爲允許他回國的條件。對此,他傲然回答:「寧可客死他鄉!」再次顯示了他爲追求真理九死不悔;爲中國的民主事業寧折不彎的浩然氣節。二〇〇一年十二月十九日因患肺癌在紐約逝世,終年八十三歲。他爲中國的民主化事業奔走呼號,鞠躬盡瘁,一直奮鬥到生命的最後一息。

王若望臨終前寫下遺言:「新時代、新人物、新發現、新文化、新科學、新技術、新奇迹、新奉獻、邁向全世界!」

王若望著作有《民謠集》、《鄉下未婚夫》、《赴朝慰問記》、《天地有正氣》、《紙老虎》、《王若望自傳》、《王若望文集》、《功臣乎?罪犯乎?》(改變爲電視劇「無罪的女囚」)、《饑餓三部曲》(此書有英譯本出版)、《第二次結婚》、《龍種》、《魔笛記》等。

《王若望全集(網絡版)》收集王若望生前公開發表和未及公開的文字,彙編成六卷九冊,附海內外評論王若望的文章一冊。讀者可以從這些文字中看到,在舊營壘中受教育、熏陶、訓練、工作的王若望,如何從一個無比忠誠的中囯共產黨的文化戰士,蛻變爲一位至死不渝地追求平等、博愛、民主、自由的鬥士的心路歷程。

王若望紀念館網址: www.wangruowang.org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