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You are here:   Prize Winners > 第4屆得獎者(1989) > Wan Dan
Register  |  Login

學歷史和寫歷史的王丹

王丹主持「23条与香港前途的讨论会」。左起为凌锋、涂谨申、麦燕庭、王军涛、徐文立、李进进(2003年)。

王丹,一九六九年二月二十六日生於北京。祖籍山東,生長於北京。一九八七年九月考入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系政治學專業,一九八八年九月轉入該校歷史系中國史專業。在校期間,主持「民主沙龍」,組織「當代社會問題研究社」,編輯《新五四》,《燕園風》等民辦刊物,從事校園民主運動。

一九八九年參與組織八九民運,任「北大學生籌委會」常委,「北京市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常委」,「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召集人,爲絕食發起人之一,並曾經擔任「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副總指揮,六四後在當局全國通緝二十一名學生領袖名單上名列第一,同年七月二日在北京被捕,關押于秦城監獄。一九九一年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被判四年徒刑。九三年二月王丹第一次出獄後,對於自己監獄生活的回顧總結,由香港觀海出版有限公司出版了《獄中回憶錄》。顯然與在天安門民主運動高潮時攝像機鏡頭前的慷慨陳詞不同,在三年零七個月的寂靜監獄生活中,他讀了近一千本書,他和他的難友也把秦城監獄戲稱爲「秦城大學」,把監房當作了大學的學生宿舍。

一九九三年二月獲釋後繼續在大陸從事政治反對派運動,籌集「互助捐款」資助政治犯家屬,一九九五年發起並參與持續三波的公民上書運動,並擔任總部設於紐約的「中國人權」組織的理事,同年五月二十一日再次被捕,並於一九九六年十月三十日以「陰謀顛覆政府罪」被中共當局判刑十一年,先後關押于北京半步橋看守所和遼寧錦州監獄。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九日在國際輿論壓力下於美國總統克林頓訪華前夕提前獲釋,被從監獄直接送上飛機流放到美國。

王丹對中國政治的現實有一個基本判斷,「在中國大陸,政治文明的發展還沒有到達反對派擁有言論自由的程度;換句話說,作爲一個持不同政見者,如果不想對非正義,非民主的行爲保持沈默,就要有遭受壓制的思想準備。因此,我把入獄看作是自己介入民運工作的一個必經階段,看作爲一個異議者在中國當代政治實踐中的一門‘必修課’」。

在集權專制國家裏,持不同政見者的生活形態,除了秘密鬥爭外,通常的就要麽是坐牢,要麽是流放海外,王丹似乎並不主張進行秘密鬥爭,現在他走出了牢門,同時也被趕出了國門,對於一個立志從事民主政治的人來講,再也沒有比被迫離開自己的人民和祖國更痛苦的事情了,這實際上是一種新的無形的更殘酷的監獄!

王丹把自由分爲內外和外在兩種,外在的自由是相對

的,內在的自由是絕對的,當人生自由和基本人權被剝奪的時候,一個人對自由的全部熱愛就會加倍的傾注到對內心世界的自由的追求上。在王丹看來,儘管他的人身自由被剝奪殆盡,但只要仍舊保持精神上的追求,自己就仍然是一個自由人。無論是被捕入獄,還是重獲自由,王丹都報持著平靜的心態,他在監獄中寫了兩句座右銘,第一句是:每過一分鐘,就是向自由邁進了一步;第二句是德國詩人歌德的名言,痛苦留給你的一切,請細加品味;苦難一經過去就會變成甘甜。

王丹曾三次獲提名貝爾和平獎。並獲美國民主基金會人權獎,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傑出民主人士」獎,萬人傑新聞獎等多項獎項。

一九九八年七月進入哈佛大學,二〇〇一年六月獲哈佛大學東亞系碩士學位。現爲哈佛大學歷史系博士候選人。二〇〇四年八月至二〇〇五年六月在臺灣中央研究院近代史所訪問研究,二〇〇五年四月起爲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中國研究中心訪問學者。毫無疑問,王丹對歷史情有獨鈡,從他的作爲和言論來看,他不但在學歷史,實事上王丹也一直以自己的行動在寫歷史。他擔任著中國憲政協進會主席,《北京之春》雜誌社社長,一九八九基金會理事長,「青年中國」主席,中華學人聯誼會會長,國際組織「亞洲改革與民主聯盟」(ARDA)執委會委員,《新聞自由導報》理事會理事,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臺灣澄社社員,臺灣中華電視公司駐洛杉磯特約評論員,海外華文作家協會會員,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會員。並爲北美,港臺多家媒體撰寫專欄。

出版有《王丹獄中回憶錄》,《王丹觀點》,《聽風隨筆》,《在梵穀的星空下沈思》,《我異鄉人的身份逐漸清晰》,《我與深夜一起清醒》,《我在寒冷中獨行》,《我們在寫歷史》,《衆弦寂靜時的喧嘩》,《王丹獄中家書》,《不確定的時代》,《穿行在潮濕的記憶中》,《丹程路》,《Chine Le Defi》(法文),《我的青春歲月》,《我在哈佛的日子》,《王丹訪談錄》等政治及文學等著作十余種,曾爲臺北市駐市作家,並獲首屆世界華文文學獎詩歌首獎。

王丹網頁網址: www.wangdan1989.com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