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Register  |  Login

希望回國的吾爾開希

吾爾開希,原名吳爾凱西(Urkesh Davlet),生於一九六八年二月十七日,籍貫新疆伊寧,維吾爾族人,從小在北京長大。當時他是北京師範大學教育管理系一年級的學生,在八九學運早期,他被學生推舉成為其中一位代表,曾任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又稱「北高聯」、「高自聯」)的負責人,該組織在發動八九年天安門學生民主運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是王丹呼籲學生返校後,堅持留在廣場抗爭的學生領袖。

他在絕食抗議其間曾作爲學生代表與當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對話」,並經過電視轉播傳遍全世界,這個鏡頭成爲天安門民主運動的重要標誌之一:在人民大會堂的會議室裏,穿著醫院病人服的吾爾開希,面對實況轉播的電視鏡頭,義正詞嚴地與中共強硬派的總理李鵬針鋒相對的展開辯論……,這個鏡頭已經被載入了史冊。不過,吾爾開希從投身學生運動一開始,似乎就是一個富有爭議性的人物。當時,他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談到,中國的制度主要問題在於人民不能自主的聲張自己的政治權力,不能自主

的控制自己的政治與經濟生活,他組織學生組織就是要積極推進政治改革,就是要求保障公民在憲法中的權利和自由,還有新聞自由;中國的民主運動在他看來,也可以說是一個民主人權運動。如果政府堅持一種不容反對黨存在的制度,政治上沒有真正的制衡,那麽中國的改革和民主前途都不會有希望。他認爲,改革已經進行了好長一段時間,甚至從清朝就開始了,但從來沒有真正成功過。經驗告訴我們,改革在中國沒有用,而知識份子卻繼續守著改革。他表示,中國需要的是革命,這不是指武力革命,而是指希望不在於最高層的掌權者,而只存在於人民。

在六四事件以後,吾爾開希位列被通緝學運領袖的第二位。後通過秘密管道經香港逃亡法國,曾出任「民主中國陣線」第一屆副主席。吾爾開希相信,中國民主要經過「兩個突破和兩個步驟」,即民主意識的突破和民主機制的突破,以及民主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兩個步驟。

在到舊金山領取傑出民主人士獎的時候,吾爾開希表示:一九八九年在中國大陸是民主運動風起雲湧的一年,中國大陸出現了千千萬萬的民主鬥士,他只是其中的一個,「應該獲得這個稱號的人實在很多,這個獎是對十幾萬中國大學生的獎,只頒給我個人,我感到受之有愧」,但他會將此視爲對自己的鞭策和鼓勵,爲中國的民主進一步作貢獻自己的力量。此外,他希望這個獎將儘快結束,因爲中國有朝一日真正實行了民主,就不存在「傑出民主人士」了。不過,他認爲民主運動的的道路是十分艱苦的,中國民運的工作分破和立兩個部分,所謂「破」就是破除共產黨專制政權,「立」則是建設民主制度及培養人民的民主意識。

吾爾開希稱:自己在小學讀書時已經養成習慣,每次在學業上取得優秀成績而得到獎勵的時候,總希望父母在台下看自己領獎,但他這次得獎卻無法與父母分享了,因而感到深深的難過。同時,他還想到,在中國大陸還有很多很多的父母們,已永遠不能再看到自己的孩子時,心情便會更加難過,因爲那些可愛的孩子們,爲中國的民主事業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在舊金山出席領獎活動的時候,吾爾開希還唱了一首《天安門之歌》:「自己的工作自己幹,大家的事情大家說了算,過去我們不習慣,要想過好日子非得這麽辦」。他不但自己唱,而且還教全體會衆合唱,著名老報人陸鏗認爲,這首《天安門之歌》是中國民主事業最好的總結。

目前吾爾開希在臺灣臺中市定居,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平時他在一家廣播電臺任主播和政治評論員,他也是流亡海外的大陸人士中少數持有中華民國護照的人之一。他解釋自己一九九六年到臺灣定居,「選擇在臺灣居住,是因爲太太陳慧玲是臺灣人,娶妻隨妻,沒有甚麽奇怪的。」

一九九八年媒體披露了吾爾開希在澳門的行蹤,吾爾開希對香港記者說,「我一直有回大陸去的想法,我認爲自己早晚要回大陸,時間是宜早不宜晚。但對於我是否要經由澳門回大陸,目前時機還未成熟。我只能說,我沒有,至少是沒有意見」。

二〇〇四年吾爾開希曾到香港參加梅艷芳的葬禮,這是繼柴玲之後第二個到香港的天安門事件學生領袖。他在機場發表了一個公開聲明,表示希望中國新領導層能夠讓當年的學運領袖回國。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