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公民社會的先驅」柴松林

著名統計學家、經濟及社會學家柴松林,出生於一九三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原籍中國遼寧,現居臺北市。柴氏畢業於(臺灣)國立政治大學,法國巴黎國立高等研究院。曾在政治大學、交通大學等高等院校統計學、科學方法等學科或專業任教授及主任,並曾出任社會問題研究所所長,社會研究院院務顧問,中國統計學報社社長,人口政策委員會委員,普查委員會委員,國家競爭力小組委員,新聞評議委員會委員,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公營事業民營化委員會召集人、首席顧問。消費者保護委員會委員。總統府國策顧問。柴松林曾擔任臺灣《中國時報》、《民生報》主筆、專欄作家,廣播及電視評論人,行政院顧問,環境發展基金會董事兼綠色消費推行委員會主任委員,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委員,環境諮詢委員會委員,文化建設基金管理委員會委員、中央廉政會報委員、端正選風督導委員會委員,乾淨選舉全國推行委員會會長。並創辦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新環境基金會、導航基金會、第一社會福利基金會、鍾理和文教基金會等公益組織。此外,柴松林還擔任全國人權協會理事長,他還是臺北海外和平服務團的負責人,為的是協助大陸淪陷時流落在泰緬邊境的僑民。經由國際窗口,他想出利用聯合國的資源,協助各國政府都撒手不管的苦難。

他不是政府原住民委員會的官員,卻組織臺灣原住民服務團親自任團長,經常深入交通不便的苗栗泰安、北埔,九二一災情最重的南投信義鄉、仁愛鄉。深入瞭解原住民與平地人財產制度不同(沒有私有土地登記傳統),而產生九二一地震後復建的問題與現實生活的困境。輿論稱他有傳教士般的獻身精神。

在台灣人的印象中,柴松林三個字與消費者保護運動是畫等號的。四分之一個世紀前、消費者意識沈睡的年代,在大學任教的柴松林挺身而出,讓不潔的米糠油、含汞的蝦米、加添螢光劑有害人體的商品,一一攤在陽光下。用科學實證,敲醒社會自覺;推動產品內容標示,為消費者保護法奠基。從消費者意識的啟迪開始,環保領域、婦運推動,人權保護與弱勢的扶植,不下十數個民間組織,都有柴松林的烙印。「不追求經濟利益,追求公眾利益」是柴松林選擇議題的原則。再用科學分析,經他深入淺出的說明,透過媒體的擴散,他著力推動的議題,即使在解嚴前也能穿透重重帷幕,發揮巨大的社會影響力。

台灣第一個使用再生紙的雜誌,就是柴松林成立的新環境基金會所出的刊物。他說動永豐餘造紙公司賠錢合作生產,自己親自上街叫賣再生紙產品,形成風潮。他發動評鑑全台公共廁所,引發地方衛生機關面對長期詬病的公廁衛生問題。他推動垃圾不落地、廚餘回收,帶動環保新觀念。

柴松林著有專書《統計學》等十余種,文集《如何珍愛社會》等十餘種,論文《由生命表觀察臺灣居民諸生命函數的變動》等百餘篇。他所信奉的座右銘是:「感謝反對」。

由於柴松林長期致力於台灣社會健康發展所做出的貢獻,被喻為創造公民社會的先驅,與台灣社會的良心,榮獲一九九〇年傑出民主人士獎。該獎評選委員之一、著名女作家叢蘇認爲,抛開民主的「政治」涵意,他的實現與使用大部分顯現在社會運動之中,「消費者運動」是諸多社會運動中,最具草根性、也是最具實際效用的一種。柴松林八〇年組織消費者文教基金會,由此掀開了臺灣消費者運動的序幕,多年來柴氏全身心投入爲社會基層大衆--消費者--爭取權益的運動。八十年代中期,他離開了消費者文教基金會,創立了新環境基金會以推動環保工作。此外他對人口調查、婦女權益、醫療保健、優生、災害、殘障等社會問題也都盡心關注。叢蘇認爲柴氏獲獎的特殊意義:一是對社會公益運動的肯定;二是對喚醒「小我」的「良知」與「責任感」以積極參與的方式改進「大我」的可能性的肯定。這些也許是民主的真髓與靈魂。

另一位評選委員陸鏗指出,柴氏在臺灣轉型期的劇烈變化的環境中,找出爲社會服務的另一個空間;他是爲喚醒人民爲創立公平和諧社會、保護個人自由權益而努力的帶路人,因此在一九八七年的民意調查中,被譽爲臺灣最有影響力的人之一。柴氏在得獎後將二千美元的獎金捐回頒獎者--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期望該基金會繼續推動中國的民主的發展。

多年來,柴松林是台灣第一個不通過政治管道、開發民間力量,用於關心公共事務的人,前後創辦十多個民間社團。他介紹自己得益于在一九六〇年代間讀過的一本書《美國人的夢想》,該書闡述個人對社會的貢獻,除了經由政治影響、商業活動外,應有獨立於政商以外的第三部門。他一直認為要為社會工作,做政府與商業界不能做的事,是大學教授的職責之一。柴松林提出:「大學教授不能只關心自己前途、升遷等;更要提出自己的專業、所知,為社會服務、為社會典範,讓大家看到、聽見。」

經由獨立的非營利目的的民間組織,可以直接為社會服務,不必要為進入政治而討好群眾。他強調,民間組織要做政府不及之事,社會變遷會發生新社會的需求;找出新需求、革除不合理的舊思想,把社會需要,變成法定需求,就完成階段性任務。一旦階段性目標達成,就離開,否則別人上不來。多年來只有第一兒童基金會做了二十多年董事長,因為這是花錢的單位,沒人願意做,每年需要募集兩億元經費,個人累積的信用,多少有些幫助。該基金會擁有亞洲最大的智慧不足兒童特殊教育研究發展中心,是二十年年前柴松林與專研特殊教育的友人創立的,全台各地有九個分支機構,成立輔具推廣與研究中心,協助發展引進輔助工具給殘障需求之用。目前全台師資有三百名之多,學生六百多名,彌補現行教育體系中特教的缺口。

根據他的經驗,在民間組織不同的時空下議題選擇很重要,尤其是在早期,沒有衝突的議題,不易喚醒民眾意識,例如米糠油事件,受害範圍只有中部的人;後來選擇化妝品、食品,與絕大多數人息息相關,影響就是全面。當年臺灣興建核電廠時,參與十大建設計劃可行性評估的柴松林,就因環境因素,提出反核的主張。一九八〇年代中期,鑑於經濟發展造成的環境問題,他疾呼環保官署的迫切需要。八七年八月在環保署成立儀式上,時任行政院長的俞國華對著他說,「環保署已經誕生,柴教授,你不用再吵了。」第二天媒體以顯著的標題寫著:「環保署的誕生,是姓柴的吵出來的!」

一生拒絕為官的柴松林,卻為台灣的選舉花費許多時間。他結合宗教團體領袖,找出賄選與宗教教義衝突的所在,經由宗教領袖推動乾淨選舉救台灣。為什麼有政治潔癖的柴松林插手選舉?柴松林回答是「因為選舉影響國家、民族的命運。」

幾經考慮,他答應出任陳水扁政府不支薪的國策顧問,為的是要讓不同聲音被聽見。「忠誠度與身分無關,與道德有關」,當扁政府清查公務員「忠誠度」問題時,柴松林冒著大不韙向總統進言。每次總統府開會,他總是就人權發言。他自己承認,「會議裡我總是意見最多的。」不管政黨輪替,柴松林堅持著在權勢面前講真話。

一九九〇年與柴氏同時獲傑出民主人士獎的王軍濤因當時在中共監獄服刑不能前往領獎,讓柴氏感慨不已,他指出,這說明中國的民主化還很遙遠,需要更多人的努力。他並以臺灣和大陸四十多年來人民爭取民主自由的過程爲例,指出人權不是天賦的,而是要靠爭取的。

柴松林通訊聯絡地址:

臺北市文山區福興路

4巷

6弄

19號

傳真:

(O) 02-25635031  (H)02-29338052

電話:

(O) 02-25374485  (H)02-29318345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