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You are here:   Prize Winners > 第7屆得獎者(1992) > Liu Qing
Register  |  Login

退休「中國人權」主席劉青

劉青,又名劉建偉,一九四六年生於南京,五〇年以後長期在北京生活。六五年以前在北京上學,六五年上山下鄉到山西曲沃縣插隊,七三年就讀于南京工學院土木建築系,七七年畢業後分配到陝西漢中航空航天部零一二基地工作。

一九七六年三月,劉青在南京工學院上學時,是該學校最早參與和發起「四五運動」者,劉青後來走出校園,到南京的鼓樓、新街口一帶進行演講和串聯活動。這一運動迅速發展到全國,在北京形成了影響重大深遠的四五天安門事件,它奠定了幾個月後打倒四人幫的社會基礎。

七八年,劉青因病及辦理工作調動,住在北京,適逢民主牆運動興起。十一月底,劉青與徐文立、趙楠、楊靖和金桂元在民主牆前商量籌組民刊,並擔任了第一家民刊《四五論壇》的三個召集人之一。七九年一月,民刊和民衆組織聯席會議成立,劉青擔任聯席會議召集人。劉青參與和領導了民主牆歷次主要活動。七九年底,劉青組織領導援救聯席會議的代表、《探索》主要負責人魏京生。協助劉青救援的一些人員被警察抓捕、刊物被搶,劉青前往公安局質詢要人要書,因此反被關押。一九八零年,北京公安局以組織領導「星星美展」和民刊民衆組織的七九年十月一日遊行,以及爲「反革命分子」魏京生鳴冤叫屈進行活動爲由,未經任何司法程式,將劉青押往陝西第二勞改支隊勞動改造。

在監獄勞改期間,劉青撰寫了《沮喪的回顧與瞻望-我向社會法庭控告》,由同獄難友帶出,在美、英、法、香港和臺灣等地發表和廣播。劉青因此再次被押回北京處理,辦案的司法人員說文章在國際上造成極大極壞的影響,上面有交代,必須以書面形式深刻認錯認罪。在二年多的時間裏,劉青始終拒絕,便被法庭判處有期徒刑八年,投入監獄去認錯認罪。由於劉青繼續拒絕認錯認罪,在監獄有五年時間被關在禁閉室和嚴管隊,四年多時間不許說不許動,被數十名警察挑選的犯人看管。整整十年一個月的鐵窗歲月後,劉青又被警察強行安置在一個遠離人群的孤立山頭的廢棄庫房裏,是月收入只有三十元的臨時工。劉青因在那裏無法生存,返回北京家中,又被警察以在北京「非法居住」爲由,再次投入監獄半年。

再次出獄後,一些國際人權組織找到劉青聯繫,提供各種幫助和援救,人權觀察和國際特赦。其中人權觀察通過駐香港特派員羅賓,介紹邀請劉青作爲哥倫比亞大學的訪問學者,前往美國訪問研究。但是中國政府不僅不允許劉青出國,並且通知劉青要延長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已經通知法院辦理法律文件。但在國內形勢變化和國際輿論的壓力下,尤其是美國政府和國際人權組織的壓力,江澤民和李鵬於美國國務卿訪華時,不得不同意收到國際邀請的中國公民,可以出國訪問。九二年夏季,劉青作爲第一批允許離開中國的異議人士,終於領取了護照來到美國。劉青到美國後,又獲得人權觀察和中國人權的大量幫助,並且和人權組織建立了相互瞭解、友好和信任的關係。同年十月,劉青應邀參加中國人權,並擔任中國人權主席(有薪的全職工作),至二〇〇六年一月初宣佈退休。

據美國之音記者東方報道:「劉青在中國人權的事業並非一帆風順。二〇〇四年,他的領導地位受到挑戰。二〇〇五年,中國人權幾位有影響力的理事要求劉青辭職。方勵之和郭羅基等中國人權理事在一封公開信中指控『十三年未經選舉的中國人權主席劉青再一次不經選舉繼續連任』。另外,他們還指責中國人權的開支缺乏透明,『每年開支近三百多萬美元,只有十萬元左右用於人道援助,百分之六十以上用於薪水和辦公費,其餘以合作專案、工作合同等形式在劉青領導的其他組織的成員之間進行利益分配。』劉青在接受採訪的時候否認了這些指控。他說:「這些指控都是不實的,甚至都是編造的。關於這些東西,我會陸續寫一些,不過,我不會寫那些大字報之類的東西,我只是把事實講出來。」

面對中國的現實,劉青主張:繞開中共不敢走的直接的政治問題,運用目前整個世界轉向的人權問題迫使中共鬆開僵持的局面,是可選擇的方案中較好的一種。中國社會發展變化的迹象顯示,中國的人權問題極有可能先於政治問題得到確認和解決。他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看到人權和民主在中國的大陸上確立。

一九九二年,劉青獲選人權觀察該年度人權觀察員,同年,獲得傑出民主人士獎,一九九三年,獲得Hellman/Hammett Grants。作家獎,一九九五年獲得人權鬥士獎,等等。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