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許良英守護獨立知識分子的良知

許良英生於一九二〇年,祖籍浙江省臨海縣,一九四二年畢業於浙江大學物理系,備受老師王淦昌的賞識。一九四七年任中共(地下黨)浙大支部書記和杭州工委委員,一九五〇年任中共杭州市青委學生部長。許氏早在初中時就立志要做愛因斯坦那樣的科學家,但由於發生日本侵華戰爭、痛感國民黨政府的腐敗,大學時接受馬克思主義,投身中共領導的地下革命活動和群衆運動,以爲只要推翻了國民黨政權,由共產黨執政就可以實現民主,就能實現「獨立、民主、統一和富強的新中國」的理想。

五二年調到中國科學院工作,負責《科學通報》工作。五六年調哲學研究所,研究科學哲學和科學思想史。;一九五七年因公開反對反右運動,被定爲「極右分子」,被開除黨籍,失去公職,下放農村——回老家當了二十年農民。一九六二年開始編譯《愛因斯坦文集》。一九七四年看到江清和毛澤東在「批林批孔」運動中的種種表演,才使他恍然大悟,毛澤東滿腦子是帝王思想,他所搞的「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都是人類歷史回到中世紀的返祖現象。

七八年,許良英結束了二十年的農村生活,重返中科院,在自然科學史研究所研究近代、現代科學史,科學思想史,愛因斯坦,以及民主的歷史和理論。他深切感到,中國必須補民主啓蒙這一課,經歷象歐洲十七、十八世紀那樣的啓蒙運動。八〇年七月應胡耀邦之請,中科院爲中共中央書記處和國務院領導人組織「科學技術知識講座」,許良英執筆第一講科學史的講稿,許在講稿中提出「兩百年世界歷史的實踐證明:科學和民主是現代社會賴以發展、現代國家賴以生存的內在動力。」科學和民主應是國家的立國之本,是實現現代化的根本和關鍵。這個講稿在一九八三年「清除精神污染」時,被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和中宣部列爲清查物件。

八六年十一月,在反右運動三十周年前夕,許良英和方勵之、劉賓雁共同發起「反右運動歷史學術討論會」,反映十分熱烈,但卻遭到當局禁止,方劉被第二次開除黨籍,許良英也被打入另冊。八九年二月,爲紀念「五四」七十周年和法國「人權宣言」二百周年,推進我國民主化進程,許良英起草了一封致當局的公開信,指出當前「腐敗成風,官倒猖獗、物價飛漲、人心渙散、教育、科學、文化事業面臨嚴重危機」,欲擺脫困境,必須「使政治體制改革同經濟體制改革同步進行」;必須「切實保證憲法所規定的公民基本權利」,特別是「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和新聞自由的權利」;必須「防止由於發表不同政治見解的言論和文字而治罪的歷史悲劇重新出現」,「釋放一切因思想問題而被判刑或勞動教養的青年」,這封聯名信共有四十二人簽名,其中絕大部分是有成就的科學家,並且由王淦昌和錢臨照先生領銜。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第一次有如此衆多的科學家對國是公開發表意見。

許良英認爲八九年的學生民主運動完全是自發的,其後期偏離理性的狂熱,就是證明;所謂由某些人「操縱」或「領導」,純屬自欺欺人。他指出,六四慘劇固然使中國歷史倒退了很多年,但是向往民主、自由、人權的世界歷史潮流是誰也阻擋不住的。由於反民主的封建傳統在中國根深蒂固,中國民主化的道路必然是崎嶇而漫長的。要真正實現民主,首先要經歷一個思想啓蒙階段,是作爲現代人類文明基礎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思想,在中國生根發芽,逐漸成爲社會共同的精神財富。而這種啓蒙,首先要啓知識份子的蒙。要實現民主,固然要一個中產階級,但更重要的是要一批獨立的知識份子。他們不依附於任何權貴和勢力集團,具有獨立的人格和獨立的思想,並且具有民主意識和社會責任感,通過自己的思想去影響社會,促成民主。

許良英強調,中國民主化的道路應該是和平的、非暴力的,不應該再走武裝鬥爭和暴力革命的老路。因爲當今世界,依靠暴力所能得到的,往往是強權暴政的改朝換代,難以有真正的民主。地下組織賴以運行的等級、紀律和保密制度,很可能成爲培養幫派、特權和私欲的溫床,是不可取的。中國民主不可能畢其功於一役,應該對中國的現實和主客觀條件有個清醒的認識。在群衆性的民主運動中,口號和要求應充分考慮其實際的可行性。他特別指出,「民主和科學一樣,是人類理性的産物,是普遍的人性的體現,是現代文明的基石,是超民族、超階級,不存在所謂東西之分。」

在六四以後中國政治高壓的環境裏,許良英雖然年老多病,仍一如既往的堅持自己的獨立知識份子的良知,積極投入各種「上書運動」、「簽名運動」,爲中國的人權和民主事業堅持不懈的努力。

九五年暨聯合國寬容年,許良英起草了一份迎接寬容年的呼籲書,並聯絡由王淦昌等著名學者領銜,林牧、王丹、丁子霖等四十五人簽名,影響廣及海內外。爲此榮獲了九六年度的傑出民主人士獎,並榮獲九五年度紐約科學院HeinzR?Pagels科學家人權獎。他在獲獎後指出,中國人權狀況的改善,有賴於國內外關心人權人士的不懈努力。他對美籍華裔物理學家楊振寧參與虎作倀的行列發出警告,「盡進可能使科學界不再出現象Lenard和Stark這樣甘爲納粹幫兇的敗類」。

王丹在寫道:許良英先生的一生在這一輩知識份子中頗有代表性:他們都經歷了從對馬克思主義與中共的迷信到困惑到反省到覺悟的過程。但許先生可以說是覺悟得最爲徹底的一個。這與他梗直的個性有很大關係。許先生是擇善固執的人,對他人和自己要求都很嚴格,這充分體現了他的科學家本色。正因爲如此,在國內異議人士中,不論是否贊成他的觀點,大家對許先生都十分敬重。甚至連中共至今都不敢開除許先生的黨籍。

許良英主要著作:《愛因斯坦文集》(編譯,3卷);《二十世紀科學技術簡史》(主編);《愛因斯坦研究》(主編);《科學?民主?理性》(文集);《走近愛因斯坦》(編)。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