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Register  |  Login

黎智英白手起家敢做敢言

黎智英一九四八年十二月生於廣東廣州,籍貫廣東順德,他的家庭原本是當地一富足大戶,但在他出生第二年,即中共在大陸執政後,他的父親逃到香港,家財盡散。黎智英的母親帶著他同兩個妹妹艱辛渡日。黎智英十二歲那年,他游泳偷渡到香港,

這時曾家財萬貫的父親已風光不再,父子關係也比較疏遠。在同父親那裏住了很短一段時間,便離家獨自生活,在深水(土加步)一間工廠打工,晚上就在包裝部的工作臺上睡覺。

據黎氏本人介紹,七十年代初,他同一位年輕朋友合股兩千元,一起炒股票。到了七二至七四年的牛市高峰前把所有股票賣清,賺了十五萬元。到七五年,兩人又合資購入公明織造公司。公明製造在黎智英經營數年後,發展到有四個廠房,出口美國的業務穩定發展,令黎智英覺得沒有挑戰。於是在八一年就去創辦佐丹奴。從八一到八六年,佐丹奴走的是高檔休閒裝路線,企圖同歐美名牌競爭,但事與願違,五年下來業績平平,平均每年虧損二百萬元。儘管黎智英那時有些心灰意冷,但最後還是下決心讓佐丹奴起死回生。他的手段是,首先用沒有零售經驗的員工,替換百分之七十經驗豐富者,原因是他們太過因循守舊;之後,他投資數百萬元在生産設備和電腦系統上,通過電腦系統,他可以迅速掌握各分店的銷售情況。

黎智英在香港屬於「新富」,近半個世紀中,他白手起家,除去他生意上的成就,敢做敢言,不畏強權的性格,也是引起外界對他關注的另外一個原因。正當佐丹奴的業務蒸蒸日上之際,一九九四年七月發表一篇題爲《給王八蛋李鵬的公開信》,給佐丹奴業務帶來很多麻煩,多間在大陸的分店被要求停業,大陸海關也提出佐丹奴有數千萬稅款未繳。迫於各種壓力,一九九六年黎智英宣佈將手中所有佐丹奴股票全部出售,由此,他退出了經營了二十年的紡織制衣零售王國。對於這一轉變,黎智英稱自己沒有任何惋惜之情,因爲自己是從不後望的人,過去就讓他過去好了。

爲八九年的六四事件,屬性情中人的黎智英不知哭了多少次,他爲支聯會義賣T恤、和朋友們一起刊廣告,支援前香港《文匯報》總編輯。雖然有人認爲黎智英太衝動、激進,但他卻說,如果坦克車到來,他第一個便離開,隨便死沒有什麽價值。黎智英談起六四時慷慨激昂,但六四又是他人生的一個重大轉捩點。

八九年黎智英創立《壹周刊》,以「不扮高深、只講事實」爲口號,大搞調查式採訪,對中共極盡諷刺,兩年間變成爲暢銷刊物。九四年中,黎智英突然想辦報紙,於是坐言行起開始籌辦,於九五年六月二十日正式創刊。這份取名爲《蘋果日報》的報紙,由黎智英親自做廣告,只見他黑暗中坐在中間,頭頂一個蘋果,周圍的人向這只蘋果射出一支支冷箭。黎智英這個廣告,是當時他和他創辦的《蘋果日報》真實的處境。《蘋果日報》以兩元(其他日報爲五元)的低價進入市場,惹怒其他報章;《蘋果日報》高薪從其他報章挖人,引來其他報章的憎恨,因爲這意味著成本的上升。注重高投入、高産出的黎氏在《蘋果日報》上再次取得成功:精美的編排、全彩的印刷、讀者第一的路線,使該報很快成爲香港銷量第二的報章,而且其風格被視爲席捲整個港臺媒體的「蘋果味」。此外,《蘋果日報》在很多方面都在香港具有前瞻性的領先,例如:該報是香港較早把報章內容上網的報社——該報早在1998年就已經提供網上版;他們亦是最早容許讀者把報章作非營利用途的轉載到個人網頁上的報社。

基於黎氏在六四對民主運動的投入和支援,及其所引發的國際社會關注,還有面臨九七爲捍衛香港新聞自由所作的貢獻,他被評選爲九五年度的傑出民主人士。然而,黎智英當時以自己在香港面對大陸的處境不方便爲由,拒絕領獎。作爲這個獎項的評審委員之一的女作家叢蘇,在評論時援引了當年法國哲學家作家薩特拒絕領取諾貝爾獎的例子。

由於旗下刊物《壹周刊》和《蘋果日報》經常批評中共集權專制和香港特區政府,黎智英一直被中共打入另冊,甚至《蘋果日報》記者都不獲准進中國大陸採訪。二〇〇三年五月二日《蘋果日報》開始發行臺灣版;同年十一月起,黎智英在香港《壹週刊》專欄撰寫創業故事,並結集成書。他出版的著作有:《我是黎智英:白手起家的創業告白》、《事實與偏見》、《我退休失敗了》、《我的理想是隻糯米雞》、《肥佬黎不斷革命織新夢》、《笑吧!別忘了感恩》、《狂人遇上新經濟》。

黎智英和太太都是天主教徒,黎智英經李柱銘推薦由主教陳日君領洗。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