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堅持民主化、多元化的陳子明

陳子明,一九五二年生於上海,出身於知識份子家庭。文革開始時,陳子明只有十四歲,但他對政治已經非常感興趣,尤其欣賞當時在一部分大學生中所流行的「新思潮」(代表作有《巴黎公社已經不是原來意義的國家》等)。六八年北京八中畢業後,去內蒙古牧區阿巴嘎旗插隊六年,任赤腳醫生和大隊革委會副主任。在七〇年九月中共九屆二中全會至七二年二月尼克松訪華這一段時間裏,他完成了從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信奉者到自由民主主義者的思想轉變。七四年作爲「工農兵學員」進北京化工學院學習化學工程專業。

七四年到北京化工學院上學後,在給插隊同學徐雲的信中,批駁了張春橋、姚文元發表的「理論文章」;議論了當時中共黨內的各派政治勢力,認爲張姚和江青代表的左派、周恩來和葉劍英代表的中派以及鄧小平代表的右派這三種政治路線均不可取,中國需要的是制度性的變革;同時表示要像孫悟空鑽進鐵扇公主肚子裏那樣,「混進」黨內去改造中共和中國。由於通信被公安局截獲,七五年他第一次被捕,並被扣上「反革命」的帽子。七六年四月二日開除學籍、團籍。隨即在四五運動中發揮重要作用,擔任與官方談判的群衆代表。因四月六日即被送往永樂店農場勞動改造,未被公安局捕獲。七七年一月,在天安門木板牆上貼出《四五運動親歷記》小字報,要求爲四五運動和鄧小平平反。七七至七八年,在西單民主牆貼出政治性大字報,抨擊當時掌權的中共黨內「凡是派」和吳德領導的北京市委。七八年十一月,在北京化工學院舉行的平反大會上呼籲全校師生參加公審四人幫的請願活動。七九年,任民辦刊物《北京之春》編委會主要成員。

陳子明在《北京之春》中代表自由民主主義者的一翼,他關於中國青年思想演變歷程以及當代世界政治思想光譜的分析,對於王軍濤的思想定型有著顯著影響。他在《北京之春》的每一期上,幾乎都有文章發表。在第一期發表的《四五運動回憶錄:永久準備接受時代的考驗》中,他寫道:「一個有志於將一生獻給人民事業的青年,常常會遇到嚴峻的考驗。每在這樣的關頭,爲了真理而前進一步,就可能會坐牢、殺頭;爲了個人而後退一步,則可以平安無事,甚至升官發財。是進還是退?殘酷的鬥爭不允許你折衷。這種情況過去有,現在有,將來還會有。」在《難以割斷的歷史》(第四期)中,陳子明指出:「現在有一種傾向,把十七年和十一年截然分開,十七年是天堂,十一年是地獄,這種說法割裂了歷史,或者就是有意掩蓋二者之間的聯繫。」六六年中國的「社會現狀:飽經『路線鬥爭』風霜的幹部隊伍革命意志衰退,日趨老化,群衆利益無人過問,按勞分配受到破壞,特權決定一切。……人民普遍對十七年,尤其

是後九年感到某種厭煩甚至唾棄,人民向往更加美好的東西。」「在文革的進程中,人民自己教育了自己,他們從生活實踐中深刻認識到:新權貴比老權貴兇惡百倍,十一年還不如十七年,封建主義復活是比『資本主義復辟』更現實的危險,『只反貪官』解決不了社會弊病」,唯有「民主和法制才能給中國帶來四個現代化、人民當家作主的光輝未來。」

魏京生被捕後,陳子明在《誰是害群之馬?》(第六期)中寫道:「人們還沒有忘記,文革傷害億萬人,是從吳晗同志一個人開的頭,如果聽任某個領導人、某個政府部門隨意違反法律程式,今天以言論罪抓幾個人,明天以思想治罪抓幾十個人,後天就會抓幾千幾萬人,就會剝奪所有人的思想和言論自由,重蹈『四人幫』的老路。……絕不允許公安機關無限期地關押無辜公民,將萬目睽睽的嚴肅政治事件不了了之。」「青年人勇於探索,也勇於改正錯誤,他們最需要的是師長親切的、平易近人的思想引導,而不是在民主牆前橫遭綁架,『引』入監獄,『導』上法庭。」「我們國家面臨的真實危險,是『四人幫』的封建法西斯專政捲土重來,是發生蘇聯那樣的社會演變。真正的『害群之馬』,就是那些與人民大衆的願望相違背,對於封建獨裁專制和『官僚社會主義』頂禮膜拜的人。」

在《談「組織保證」和「選拔接班人」》(第八期)一文中,陳子明明確提出了「政治民主化」的目標,婉轉批判了鄧小平的「四個堅持」,從整體上否定了「選拔接班人」的概念。他指出:「『選拔接班人』這個概念,本身就是帶有封建性的。只有在實行終身制、世襲制的封建王朝,才需要規定的『接班人』,只有在實行等級授職制的官僚國家,才能夠由上面來『選拔』。」「人民的根本利益絕不能寄託在幾個或者幾百幾千個『接班人』身上,而必須依賴制度的完善,對於我們來說,解決接班人問題就意味著解決發現人才、選舉幹部的體制問題。爲了發現人才,必須讓人們有機會表現自己。今後,應當給予各地區各部門充分的自主權和自治權,允許各級幹部發揮首創精神,標新立異,相互競爭。要鼓勵幹部在報刊雜誌、廣播電視、各種會議上發表自己的獨立見解,遇事全無主見,一切照抄、照發、照轉的人不能當幹部。人才湧現出來後,要由群衆來拍板決定取捨。爲了使人民群衆能夠有效地行使選舉權,首先要確保他們的知情權。……而不應以種種藉口壘起高牆,進一步阻塞群衆獲得情報資訊的途徑。所謂『保守國家機密』就是一個最方便的藉口。」「政治改革要與經濟改革並肩前進,……要下一個決心,在二〇〇〇年之內,從基層幹部到國家主席,全部過渡到由直接選舉産生。」魏京生被判刑後,陳子明爲《北京之春》第十期寫了編輯部文章《論安定團結》(此期未能發行,但此文曾以大字報形式張貼在西單民主牆上),繼續爲魏京生言論自由的公民權利辯護,抨擊在政治上倒行逆施的行徑。有人認爲,《北京之春》在理論上有馬克思主義的色彩,不主張政治現代化和民主化,顯然是沒有進行過認真的文本研究,也不瞭解該刊編委會內部的思想分野。

一九八〇年考入中國科技大學研究生院(後改名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在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讀分子生物學專業碩士研究生,同時任研究生院的研究生會主席。期間,爲北京市高校競選運動的主要發起人和組織者,當選海澱區第七屆人民代表。八一至八三年,參與和發起「中國勞動就業問題研究組」和「國情與青年發展研究組」,任中國社會科學院青少年所特約研究員。八四年研究生畢業後到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工作,任助理研究員兼《自然科學哲學問題》雜誌編輯。同年協助王之虹創辦北京市自強實業有限公司和北方書刊發行公司。八五年創辦民辦中國行政函授大學和北京財貿金融函授學院,任兩校聯合校務委員會召集人。

八六年任國家科委人才交流服務中心副主任,在該中心下面創辦中國政治與行政科學研究所,任常務副所長。同年發起建立青年政治學研究會(籌備組),任召集人。八七年創辦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先後任所務會議召集人、所長兼社會學部主任,同時但任北京社會經濟科學基金會理事長、北京應用科技研究所理事長、中國民意調查中心副理事長。

八八年出資接辦《經濟學周報》,任報社總經理。

八九年因參加民主運動,被當局通緝和收容審查,九〇年轉爲逮捕,九一年以「陰謀顛覆政府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名判刑十三年。九四年五月保外就醫,同年九月函授攻讀美國密西根大學亞洲語言文化系博士學位。九五年六月再次入獄。九六年十一月再次保外就醫。

從七五年因反對「四人幫」首次被打成「反革命」,到九五年因六四周年絕食紀念並公開呼籲釋放任畹町、魏京生、王丹、劉曉波、高瑜等人和還趙紫陽公民權利而再次入獄,在這二十年裏,陳子明可能是參加歷次民主運動經歷非常完整的一人,也是埋頭做事而無意喧嘩的一人。他始終堅持:民運是中國政治民主化、多元化進程中的一元,社經所團體是中國民運多樣化選擇中的一種,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做好自己的事,是最要緊的。

陳子明著作有《西方文官系統》(四川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職位分類與人事管理》(中國經濟出版社1986年版)、《現代政治學導論》(寧夏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陳子明反思十年改革》(《當代》月刊1992年版)、《陰陽界——陳子明王之虹獄中書簡》(明報出版公司1995年版),譯著有《波普》(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2年版)。發表哲學、政治學、社會學、經濟學、心理學論文譯文數十篇。主編《外國著名思想家譯叢》(工人出版社、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現代化與政治發展》叢書(寧夏人民出版社出版)、《青年理論家文稿》輯刊(寧夏人民出版社出版)。

近十年來以各種筆名在大陸各種報刊和互聯網上發表論文和其他文章約數百萬字。一九九六年度獲頒傑出民主人士獎。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