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羅森索敲響了現代綏靖主義警鐘

生於一九二二年五月二日,卒於二〇〇六年五月十日。一九四四年起任《紐約時報》記者,六四年任該報總編輯,八七年退休,但仍爲該報專欄作家。曾因報道波蘭人權狀況被當時的波蘭共產黨政府驅逐出境,但也因此獲普利茲新聞獎。羅氏一生關注各國人權問題,痛恨極權專制。八九年天安門大屠殺事件以來,羅氏不斷撰文爲大陸人權呼籲。近年來中共在批評美國「妖魔化中國」的過程中,又把他作爲主要的攻擊對象之一。有人問他,何以對中國的政治犯如此感興趣?他回答說,以我自己的思想狀況,如果生活在那樣的制度下,也會象他們一樣成爲政治犯。九六年度他榮獲了傑出民主人士獎。

八八年九月開羅出版集團(CarolPublishing Group)出版了羅森索的傳記,即由約瑟夫.戈登(Joseph C. Goulden)撰寫的《適合印刷:羅森索和他的時代(Fit to Print:A.M. Rosenthal and His Times)(《紐約時報》的座右銘是:凡是適合印刷的都要出版)。有書評指出,羅森索是一位猶太後裔,大蕭條時代他成長於紐約的布朗克斯(Bronx);他上大學並沒有遠大的志向,只是想到郵局工作,沒有想到,四十年來,他被有爭議的認爲是二十年來世界上印刷媒體中最有權威人士,作爲《紐約時報》的執行總編輯,他對適合印刷的所有新聞産生了極大的影響和控制力。隨著電子媒體出現帶來的嚴峻挑戰,他依然保持著印刷媒體的領先地位。也有評論指出,他把《紐約時報》從破産的邊緣挽救過來,但也把這份報紙推向了政治上的右翼。但不管怎麽說,《紐約時報》的變遷和羅森索的工作和他的作品,都已經成爲美國的故事的重要內容。

一九七一年《紐約時報》公開了「五角大樓機密文件」,揭露美國在越南的戰爭行徑,震撼國際。《時報》因此被國防部起訴,被尼克遜總統任命為大法官的格法因(Murray Gurfein),認為《時報》既然作為社會公器,有權登載政府企圖隱瞞的資料。美國憲法規定,國會不得制定以下的法律﹕「確立一種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剝奪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及向政府要求伸冤的權利的法津。」但對國家機密文件的防止洩露法律,卻是一直行之有效的。格法因對此法案作了修正,成爲美國保護言論自由的一塊極其重要的里程碑。這位大法官關於此案的判詞結語,更爲人爭相傳誦:一國的安危不僅繫於城池的得失,它跟涉及自由的種種制度也有關聯。當政的人如果真心想維護高度言論自由和維護人民要求透明度的權利,那麼,對於新聞界的吵吵嚷嚷,不聽招呼,愛管閒事,就只能忍著點兒。

《時報》發表國防部機密文件時,正是由羅森索擔任執行總編輯,他力主刊登美國國防部的侵越機密文件。作為優秀的新聞從業員,羅森索一直站在新聞陣線的前沿,羅森索六十年的報業生涯差不多都獻給《時報》,期間當過記者、編輯以及專欄作家。六三年他轉任編輯,六九年升為執行總編輯,八年後更成為總編輯。羅森索出任《時報》總編輯後,大刀闊斧進行改革。在他的領導下,《時報》共奪得二十四次普立茲獎。

九七年十月二十八日羅森索在《紐約時報》發表專文,批評柯林頓總統打算解除禁止出售核子技術與物資給中共的限制一事,並指責北京從未遵守禁止核武擴散協定。羅森索在這篇以「柯林頓的核子騙局」爲題的專文中說,雖然北京一再地否認與發誓,美國知道中共十多年來一直出售重要的核子技術與物資給想要製造核子炸彈的國家。根據美國一九八五年的一項法令,美國應制裁非法擴散核子技術和物資的國家,並禁止其買美國的核子産品與技術。

羅森索批評說,柯林頓應美國核電設備製造商之請,爲了要讓美商出售核子産品與技術給中共,在二十四日發表演說時宣稱中共已遵守其承諾,不提供核子協助給無法保障安全的第三世界國家,但他的這番談話沒有一句是誠實的。他指出,中共於九二年出售核戰物資給伊朗、伊拉克、阿爾及利亞及其他國家之後,簽署了全球禁止核武擴散條約。但是三年之後,美國的情報單位發現中共的國營核能工業公司出售五千個電磁圈給巴基斯坦。專家認爲,這筆交易可使想要追上印度核武潛力的巴基斯坦將其武器製造能力提升百分之百。在波斯灣戰爭之前,中共也曾出售這種電磁圈給伊拉克。美國依法應對違反上述條約者實施制裁,但華府卻僅是抱怨,並未施加懲處。中共則否認有這些交易,卻又在九六年五月十一日允諾不再做這類交易。

美國中央情報局在九六年下半年提出報告說,中共在向美國發誓之後,仍然是巴基斯坦有關核子技術與設備的主要供應來源。報告中同時指出,中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毀滅性武器有關物資與技術的供應者,這些武器包括核子、化學與生物武器。在中共違背誓言之後,美國人還要笨得相信北京會遵守其新承諾,會改變擴散核武的作法,或是會只將美國的核子技術用於和平用途嗎?就在九七年,他說,北京在一貫的否認之後,承認將美國售予中國大陸民間製造業使用的機械設備轉供軍用飛機工廠使用。他以諷刺的語氣批評說,柯林頓是將中共違反誓言的過錯攬到自己身上。他並指出,這是一個生死悠關的騙局,許多人獲得生機,但也許會有可怕的一天,害許多人死亡。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五日在《紐約時報》的告別作中,羅森索仍念念不忘中國。他寫道:「過去半世紀美國現實中一項最令人反感的事,就是對中囯共產黨的殘暴漠不關心。前所未見的是,美國政府、商界和公衆都願意--其實是熱衷--讚揚和鞏固暴政,趴在他面前,危及我們的軍事科技,全爲了貿易利潤這(虛幻的)希望」。

羅森索的敢言、蔑視權貴的作風,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有一句名言﹕「作為新聞從業員,有重要事故發生時,保持緘默等於是說謊。」這話已成新聞業界廣為流傳的箴言。人們相信,羅森索以他犀利的筆鋒向世人展示了美國崇尚的自由、民主和人權的精神,尤其是在冷戰後中共實力崛起的國際現實中,他向現代綏靖主義敲響了警鐘。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