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達賴喇嘛貢獻了「和平哲學」

現今的十四世達賴喇嘛,本名叫拉木登珠,一九三五年五月五日出生於西藏東北部安多(今青海)古本寺附近的塔澤(青海湟中祈家川)。一九三三年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嘉措圓寂,經過複雜的遴選程式,拉木登珠被確認爲土登嘉措的化身轉世,一九四〇年一月十四日即在他四歲半的時候,舉行了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坐床儀式,他成爲西藏政治和宗教的最高統治者。

在他十六歲時,西藏遭到中共軍隊的入侵,北京政府並將所謂的《十七條協定》強加給達賴喇嘛的談判代表。五四年達賴喇嘛前往北京,會見毛澤東等中共最高領導人,參加中國人大會議,並被任命爲人大副委員長、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主席;五六年應邀赴印度出席釋迦牟尼佛誕生二千五百周年活動,在當時印度領導人尼赫魯勸說和中共總理周恩來的保證下,原來準備在印度留下來的達賴喇嘛返回了西藏。

因爲中共當局在西藏強制推行旨在顛覆西藏原有社會制度的「改革」,一九五九年三月引起了西藏人民的抗暴起義,在起義遭到中共軍事鎮壓以後,達賴喇嘛率十余萬藏民流亡到印度,並在達蘭薩拉建立了西藏流亡政府,當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第834號決議,「呼籲尊重西藏人民的基本人權和他們獨特的文化與宗教生活」。

六〇年三月十日,達賴喇嘛在流亡地發表西藏人民抗暴紀念聲明﹕強調以長遠眼光來看西藏的處境……當務之急是定居下來,延續傳統文化,對於未來達賴喇嘛的信念是﹕以真理、正義和勇氣為武器,西藏終將戰勝,並重獲自由。

六一年,達賴喇嘛領導的流亡政府在國際法專家們的協助下,基於佛教的教義和《世界人權宣言》爲西藏起草了一部《西藏憲法草案綱要》,確定實行代議制的議會民主。由於達賴喇嘛的堅持,其中規定﹕「只要人民代表大會三分之二票數通過,就可以解除達賴喇嘛的職權。」達賴喇嘛一再重申如果將來返回西藏,無意恢復西藏的傳統社會制度,他也將放棄自己的政治權力,「要在自治的西藏實行真正的民主選舉,西藏議會和領導人都要通過選舉産生。」達賴喇嘛幾十年如一日主張非暴力的和平理性精神。他不斷表示,儘管北京的漢人政府對西藏人民犯了很大的罪孽,但他對漢人並沒有仇恨,他主張藏民和漢人和睦相處;基於對人世深刻的慈悲心、和遵循非暴力的和平手段,達賴喇嘛「化敵爲友」主張和倡導「中庸之道」的行爲規範,近年來積極的奔走在各個重要國際場合,利用各種機會與中國各方面的人士作深入的溝通、交流,他的事業在世界上獲得越來越多人的支援同情。

與北京的西藏政策屢屢失敗和人權記錄不斷遭受國際社會批評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流亡的賴喇嘛獲得了空前的成功:達賴喇嘛依然是西藏文化和藏傳佛教的神聖代表和最高權威。在他離開西藏後,他出生地的房子被中共拆毀,一九八六年北京提出與達賴喇嘛談判時又修復,現在由達賴喇嘛的親人看管,常年有人前去朝拜;他已訪問過近五十多個國家,在北京抗議威脅下,仍有二十多個國家元首包括哈維爾,曼德拉,克林頓、布希、李登輝等與他會談。八七年初,達賴喇嘛接到前往華府美國國會人權高峰會議的邀請;九月二十一日,達賴喇嘛應邀在美國國會山莊演講中提出了《五點和平計劃》。八八年六月,達賴喇嘛在法國斯特拉斯堡演說,提出著名的斯特拉斯堡建議,指出在某些特殊狀況下,西藏可與中共保持關係,由北京指揮它的外交、國防。達賴喇嘛還表示:西藏流亡政府隨時準備與中共官方談判。可是達賴喇嘛堅持這只是提議,任何決定權都操諸西藏人民手中,不能由他自己來決定。是年秋天,中共表示願意和達賴喇嘛討論西藏的未來。這次中共第一次不僅願意討論達賴喇嘛的地位,也願意討論西藏本身。

達賴喇嘛的睿智、謙恭、慈悲與神秘,贏得了成千上萬包括好萊塢巨星李察基爾、史蒂芬席格、哈瑞森福特和莎朗史東等的崇拜者;不知不覺中在以美國爲首的西方社會湧起了一股「西藏熱」,達賴喇嘛每到一地,不但受到當地的最高禮遇,當地民衆也會發自內心的喜悅彙集起「達賴喇嘛旋風」,人們期待得到他的祝福。他成爲「人類抵抗撒旦的最後一個和平偶像」。

正所謂「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中共專制肆虐爲禍釀造的苦難,在客觀上也把達賴喇嘛推向了世界,充滿智慧的達賴喇嘛經過長年的不懈努力,不但使自己成爲一位廣受推崇的世界級的宗教家,同時也把藏傳佛教在全世界範圍得到了空前的傳播,爲現代人類文明的進步發展,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上帝是很公平的,中共強佔了達賴喇嘛的西藏之後,上帝卻給了達賴喇嘛更大的世界。

達賴喇嘛自信已經找到帶領西藏人民擺脫困境、消解漢藏民族隔閡的途徑。他在接受訪問時說「如果我回到西藏,會把西藏建成一個和平區,不建立任何軍隊,除了少數必要的警察。因此我們需要強大的中國的保護,也需要中國的物質援助。雖然我們也能得到其他國家的援助,但如果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中國就有責任在物質上幫助我們。而我們回饋給中國佛教文化。這樣雙方可以互助互益。……如果中國人尊重西藏文化,尊重西藏的環境,把藏人當做兄弟姐妹,我們幹嗎要獨立,要分離?正因爲在我眼裏佛教文化比西藏的政治地位更重要,我才尋求西藏真正的自治,而不是獨立。」

達賴喇嘛稱自己的主張與八九年天安門廣場的學生的訴求是相同的,北京既然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爲什麽就不允許西藏實行「藏人治藏」呢?!在中國邊境地區民族矛盾日益尖銳的今天,達賴喇嘛的主張對於中國民主化的健康發展,更具有不容低估的現實意義。鑒于「達賴喇嘛因為尊敬所有的人類而發展出一套他自己的和平哲學,立足於這個擔負世界責任的哲學概念上,達賴喇嘛擁抱所有的人類,以及自然。」諾貝爾評審委員將一九八九年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了達賴喇嘛。一九九七年他也獲得了中國人組織頒發傑出民主人士獎。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