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王有才點燃組黨運動之火

王有才,一九六六年六月二十九日出生於浙江富陽胥口裏塢留下,獲浙江大學(原杭州大學)物理學理學學士學位,八六年十二月在浙江杭州積極參加八六學生運動。

1987年考入北京大學物理學研究生(北京大學電腦科學技術研究所),1988年6月積極參加北京大學學生自治組織「行動委員會」。1989年4—6月參加八九學生民主運動, 參與北大學生自治組織,5月21日晚北大自治會決定:推動改革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會並特別推動撤離廣場計劃(被動)推選作爲候選人,在5月23日被選舉爲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會秘書長(因此改變人生)。

六四後被公安部通緝,躲避逃亡中8月19日在浙江溫州龍港被捕。1989年8月—1991年4月於北京秦城監獄,期間長期單獨關押。1991年1月被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判刑,有期徒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次月被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改判有期徒刑3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並被開除學籍、遣返原籍。1991年4月—1991年11月浙江余杭浙江省第四監獄,單獨監舍。同年11月因美國國務卿詹姆士.貝克訪問中國,列入其要求釋放的名單之一而獲假釋。

1992年3月—1992年8月任杭州富陽新登電子儀器廠,任技術策劃,監理。1992年10月—1998年1月任東方通信集團(原郵電部杭州通信設備廠),歷任雷射排版分廠維修服務部經理,自動銀行機(ATM)專案立項負責人之一。與西門子(Siemens)公司合作談判代表之一。期間因多次參與聯名公開信及聚會多次被短暫拘押,長期受監視跟蹤,訊問。

1991年12月浙江金華扣解3天;1992年10月、8月,浙江扣解20天,上海市監控3天;1994年10月陝西省西安市公安局拘押3天;1995年浙江杭州拘押多次;1995年5月四川成都扣留3天,重慶扣解7天;1996年浙江杭州監視居住多次;1996年10月北京西郊賓館受控10天。1997年9月提請辭職,1998年1月獲批准。

1998年1月組織上書全國人大公開信,呼籲第九屆人大代表不要選舉李鵬任新一屆的全國人大委員長。4月23日去北京參加北京大學百年校慶,4月25日被拘(北京西山療養院)。5月10日解遞回杭州。6月25日在美國總統克林頓訪華當天公開宣佈籌備成立「中國民主黨」(ChineseDemocratic Party),並與王東海,林輝前往浙江省民政廳註冊登記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6月29日公安人員將王有才從杭州的家中帶走,在拘禁八小時後才予以釋放,公安警告他停止一切有關「中國民主黨」的行動。30日,他與王東海前往浙江省民政廳登記,但民政廳表示無此先例而不予受理。7月9日因準備喝茶聚會在家中被公安宣佈「刑事拘留」被拘押於浙江省公安廳看守所,13日早晨,他的家人獲公安的通知爲他送去了換洗的衣物。23日,他的家人向杭州公安局遞交了申請,要求將王有才「取保候審」。29日,他的家屬要求與丈夫見面,公安竟以「危害國家安全」涉機密而不讓見面。8月7日下午三時,杭州市公安局第五處致電家屬,稱王有才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正式被捕。8月30日下午四時三十分,王有才突然獲釋回家,但公安仍宣佈對他「監視居住」,沒有公安批准不得出門。11月2日因與王策見面被更改強制措施監視居住地點(杭州綠洲賓館),11月30日再次被逮捕於浙江省公安廳看守所。

在法庭審理時當局指控他五大罪狀:一、他起草的「中國民主黨」宣言中:「只有建立反對黨,才能消除暴政」一句已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二、身爲「中國民主黨」的最主要發起人,當局更列明瞭王有才組黨的經過。三、七月十日晚,企圖以茶聚形式召集「中國民主黨」成員開會。四、通過電子郵件將十八份建黨文件傳播至海外。五、在「監視居住」期間與海外反動組織頭目王策見面(稍後王策也以此罪名被判處四年有期徒刑),更接受境外四千元人民幣及三百美元的資助。公訴人念完起訴書後,王有才在自我辯護時逐一駁斥「五點」指控。王有才說,組黨結社是一個公民的權利,中國政府也已經簽署了聯合國公約,他只不過履行了一個公民應當擁有的權利。王有才的自我辯護數度被法官打斷。法官在王有才自我辯護之後,並未宣佈審判結果,就宣佈休庭。12月21日被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罪名判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據新聞媒體報道,十七日上午,杭州中級人民法院門前引來了近千名自發前往抗議的群衆。抗議者包括浙江大學和寧波大學的學生、杭州市工人,市民,下崗人員,以及從全國各地前往聲援的中國民主黨成員。甚至有人公開舉起了「抗議」的橫幅。王有才受審吸引了包括美聯社記者馬舟在內的一些海外媒體記者的關注,馬舟在法院外對王有才妻子胡江霞採訪時,警察試圖阻攔。示威群衆自動圍成一圈,將胡江霞保護起來,使她順利接受美聯社採訪。但是,據現場群衆講,警察後來還是強行沒收了馬舟的錄音帶和膠捲。據胡江霞介紹,美國駐上海總領事館領事陸彼德專程到了杭州中級法院要求旁聽,但被警察拒絕,陸彼德只得在法院門口與胡江霞見了面。

舊金山熱心中國民運事業的華僑徐英郎感歎,「王有才這樣的文弱書生,秉承著中華民族,千古以來大仁大智大勇的氣魄,幹出驚天地,動鬼神,千秋不朽的豐功偉業。他這次被判入獄十一年,對他來說,『求仁得仁』而已。據說,他爲了長期坐牢,已先去做了割盲腸的手術。」

1999年1月29日送押於衢州浙江省第一監獄,2000年6月4日,王有才在獄中絕食一天紀念「六四」。10月30日,王有才妻子胡江霞聯同吳義龍、祝正明、毛慶祥、朱虞夫及徐光等五人的妻子致信全國人大要求人大敦促中國當局遵守兩個人權公約,立即釋放判刑的家人及一切政治犯。直至2004年3月4日,因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的壓力,影響和談判,以保外就醫名義直接從監獄送往美國。2004年4月—2005年3月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Fairbank Center)訪問學者。2005年1月就讀於伊利諾伊大學物理系,2006年8月獲碩士學位。目前參與籌備未來中國網站(www.ccdtr.org,www.cdposc.org)與籌備中國憲政民主轉型研究。2006年8月參加伊利諾伊大學物理學博士候選人研究項目,及關心關注中國政黨政治和中國民主黨的發展可能性(共同籌備中國民主黨海外服務中心),直接選舉,維權民主活動,言論自由和公民社會。

王有才和浙江民運人士籌備組建「中國民主黨」,在1949年中共執政後的大陸不諦是石破天驚的壯舉,在他的組黨義舉鼓舞下各地的民主黨籌備委員會如雨後春筍般的湧現,在中國大陸出現了自中共統治以後的第一次公開的民間組黨運動,這使得海內外的中國民主運動出現了一個不小的潮頭。中共對王有才等民主黨組党人士的鎮壓,使得國際社會及時看清了中共簽署兩個聯合國人權宣言的虛僞假像。

王有才認為,「社會的轉型或者變遷有幾種,不外乎是:政治集團的改革,或者是中間階層的推動,或者是底層的反抗。到了現在的社會,和平轉型、和平演變的趨勢越來越大。最近二、三十年來有很多很多的例子。中國和平轉型的可能性很大。」在中國,「如果說,共產黨要進行政治改革,那當然是一種和平轉型,而且成本最低。不過,這種可能性很小。」但是,「民間維權的發展會使大家的權利意識增長,結果導致老百姓不會接受命令性的、強制性的東西,老百姓的主張會得到越來越多的重視。到最後,所謂的和平轉型就會出現,如政府官員要被老百姓選舉等制度上的變化。所以民間維權在這方面的努力對於和平轉型都會起很大的作用。」「我希望中國的很多人來關心自己的權利,爭取權利,通過互相之間的聯繫大家共同起來去爭取權利。」

王有才始終強調,「只有對權利有制約、平衡和監督以後,大家誰也吃不掉誰,都按規則辦事。在這樣的前提下法制才會培養起來,才會慢慢的建立起來。」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