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Register  |  Login

鮑彤堅信民主政治才是中國的正道

當代中國堅持民主理念又毫無保留地倡議直言的先行者有很多,但如鮑彤這樣同時具有高層政治經驗的人很少。可以這樣說,目前中共裏面堅持一黨專制,懼怕民主的官員中也沒有什麽人比鮑彤更具有政治經驗,更瞭解中國國情,瞭解中共本身了。

鮑彤一九三二年生於浙江海寧,四九年在上海南洋中學求學時加入中共。在中共接管上海以後,進入中共中央華東局組織部工作。五四年起在中共中央組織部工作,文革前是中共中央組織部研究室副主任。五八年鮑彤在反右派鬥爭中被批判。文化大革命中被定爲走資派。

在八七年召開的中共十三大上,鮑彤當選爲中共中央委員。在十三届政治局常委第一次會議上,鮑彤被任命爲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鮑彤還兼任了當時的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室主任,中共中央宣傳理論工作領導小組成員和党的建設領導小組成員。

這些職務是鮑彤在中共黨內政治生涯的「制高點」。當今的社會裏,執政黨的官員不少都是從官宦場裏浮漂上來的低俗庸碌之人,對些人來說,當過的最高職位就是他們人生的最高點。鮑彤却相反,與他在位時所做的「事情」相對比(同樣,與他被整肅後所發表的主張相對比),他的這些職位相形見絀,顯得幷不那麽重要。

鮑彤是共産黨裏面中國當代改革的先行者之一。七七年他參加了全國科學大會的文件起草工作;七八年擔任國家科委辦公廳副主任;七九年參加中共中央召開的理論工作務虛會。鮑彤直接參與了最初的經濟改革: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他在趙紫陽擔任國務院總理期間,任國務院總理秘書和中國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的委員、副主任兼黨組副書記。

他組織研究幷參與策劃了中共擬議中的政治改革:八七年,鮑彤主持中共十三大文件的起草工作,是中共十三大文件起草小組組長。在十三大上,他爲當時的總書記趙紫陽準備了中共建政歷史上唯一的《政治體制改革總體方案》,該方案雖經十二屆七中全會認可並提請十三大正式通過,理應成爲全黨的共同目標,卻由于八九年六四事件的發生而被擱置,中共也因此走上了經濟開放,政治專制,錢權勾結,腐敗橫生的不歸之路。此後的中共領導人雖拒不執行十三大的決議,却無法繞過為實現現代化所必須解決的民主與法制這一關鍵問題。

在中國的官場裏面,在其位而謀其政已屬不易,而堅守自身的道德底綫,敢于在關鍵時刻站在人民的一面的,更屬鳳毛麟角。鮑彤反對鄧小平用武力鎮壓學生運動,支持趙紫陽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决問題的方針。正是因此,鮑彤成爲因六四而被當局逮捕的中共最高官員。

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鮑彤被鄧小平軍事當局秘密非法逮捕;拖到第四年,即九二年一月,才補辦了「宣布逮捕」的手續。三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判定鮑彤犯了泄露國家機密罪和進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把他開除黨籍。七月,法院按照政治局的口徑,宣布他犯了同樣的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服刑期滿後,又被當局押往北京郊區軟禁一年。從九八年五月被當局告知恢復政治權利的第二天起,鮑彤立即接受各國傳媒采訪,不斷發表對中國局勢的評論。

鮑彤的對中國政治的評論,引發了中共當局的恐懼。在沒有任何法律根據的情况下,自二〇〇〇年始,當局對他采取了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全面的跟踪監管;二〇〇四年起,剝奪他正常使用電話等電子通訊手段的條件。就在如此艱難的條件下,我們還是能够看到流傳到海外媒體的鮑彤針砭時弊、振聾發聵的時政評論。

九九年鮑彤接受採訪時重申了他的理念:

問:比較文革遭遇和六四後的牢獄之灾,您如何看自己人生旅途中的這兩大挫折?您是相信宿命論,還是贊同貝多芬「掐住命運的喉嚨」,或有其他的人生觀?

答:一九四六年我在上海南洋中學高一求學時,聽過葛嘯庵先生的課。他講「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時說,西方重偉人,中國重完人。偉人追求功業,這是做事的學問。完人崇尚品格,這是做人的學問。不同的風氣,高低優劣,雖未可必,但其形成之機,要皆局勢使然。葛先生說,西方發展快,機會多,經常需要以功利激勵進取心;中國變遷慢,逆境多,經常需要在逆境中有以自處,不失規範。我自己幾十年的經歷體會到,葛先生的話很實在,也很深刻。做事有做事的學問,做人有做人的學問。

問:八九年趙紫陽和您都一再堅持,要在民主與法制的軌道上解决當時的危機。如果沒有當初的采取軍事鎮壓,中國是否有機會完成向民主政治的轉型?您現在是否仍然堅持您和趙紫陽在十年前的主張?

答:您提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如果不采用軍事手段,改而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决問題——比如說,如果學生也同意五月十日政治局通過的方案,從這裏起步,那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不但六四悲劇得以避免,而且可以圍繞反對腐敗這個人人關心的題目,使人大,學生,新聞界,知識界,社會公衆等各個方面,大家都把積極性充分發揮出來,大家都在民主和法制的實踐中學習,首先把公開性,透明度,社會對話,新聞自由,舉報,監督,質詢,協商等方面的制度創建起來,以此爲契機,一步步地把政治改革向前推進。這裏的關鍵是各方互相妥協,互相不走極端,特別是掌握權力的人萬萬不可動用軍隊。可惜,鄧小平决定動用軍隊,把紫陽的主張否定了,毀掉了一個本來可以全面啓動政治改革的大好時機,走了一條倒退的路。我現在和坐牢前一樣,仍然贊成趙紫陽先生的主張。我認爲,中國面臨的一切重大問題,都應該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决經驗。我也堅持主張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重新評價六四。

中國目前的腐敗和躁動不安的困境,以及多年來的事實已經證明鮑彤的信念是正確的。鮑彤的信念為中國政治的未來指出了一條明路:民主是克制腐敗和長治久安的根本之計;中國將通過民衆維權行動,告別一黨專制,建立民主制度;中國必將走人類進步的共同道路,跨越民主的門檻,進入現代社會。

一九八四年鮑彤被世界人權觀察評選爲人權觀察員。一九九八年獲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頒發中國杰出民主人士獎。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