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Register  |  Login

中共國家恐怖主義犧牲品彭明

彭明,生於一九五六年,曾在北京某大學任教,並擔任過航太航空部屬下的通用電氣集團的總經理、「中國發展經濟戰略研究所」所長、《企業之友》雜誌社社長等職。九八年六月彭明與一批志同道合者共同發起組建了中國大陸第一個以獨立知識份子爲主體、囊括各界人士、旨在推進中國的綠色發展進程和民主憲政建設的非政府的綠色政治組織——中國發展聯合會(中發聯)。同年十月召開中發聯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選爲中央執行局第一書記。但不久該組織被當局取締。

報導說,九九年一月二十五日,彭明正在與另一商人談商。會談結束後,公安突然闖入,指房間裏的女服務員爲暗娼,而以嫖娼罪名將他逮捕。彭明的太太在他被捕後說,彭明當時患有嚴重腎結石,而且身上只有十元人民幣,根本不可能召妓。人權組織稱,中共當局經常通過誣陷異議人士刑事罪,其中包括,指控他們“嫖娼”,對異議人士進行鎮壓。彭明服滿一年半的刑期後於二〇〇〇年八月出獄。同年他獲頒傑出民主人士獎。十月他逃往泰國,向聯合國申請難民身份,〇一年與家人來到美國落腳。前幾年,在美國籌備成立「中國聯邦政府」,並擔任「臨時總統」。

〇四年六月十七日《雲南日報》首次披露彭明已落在中國當局的手中。彭明流亡海外後,成立了「聯邦黨」,擔任委員長。這個聯邦黨的網站六月十八日的新聞稿說:「中國聯邦党主席,前中發聯主任委員──彭明先生于二〇〇四年五月二十二日在東南亞、緬泰邊境考察及檢查工作期間,被中共武裝綁架。」該新聞稿還說,「彭明在中國大陸時,即成爲中共最痛恨的政治異議人士。二〇〇一年彭明來美後,從事以實際鬥爭結束中共在中國大陸的獨裁暴政,並在《民主工程》一書中有詳盡的闡述,爲此他所從事的艱辛事業具有極其特殊的敏感性,也引起中共極大的不安,他們想盡辦法要除掉他。」

中國影子政府和中國反政治迫害同盟在網上發表聲明說,彭明的被捕遣送是一個精心設計的誘捕計劃的實施。它的性質與〇二年誘捕王炳章事件是一樣的,這是中共對異見人士不擇手段的「超限戰」陰謀,是中共的國家恐怖主義行爲。

彭明在法庭的陳述後來在自由亞洲電臺播放了:

2004年5月22日,我持美國政府頒發的「難民旅行證」,經泰國合法進入緬甸,被早已埋伏的中共特工和緬共武裝「人民軍」非法綁架。

2004年5月28日,中國政府謊稱本人是中國公民並在中國犯有經濟罪,騙取緬甸政府將本人引渡回中國雲南。當日,雲南省西雙版納州公安局以持有假貨幣將我實行「監視居住」達19日之久,居住地爲武警雲南省邊防總隊招待所,終日戴著手銬。

2004年6月16日,本人被移交給湖北省武漢市公安局並被關押在武漢市第二看守所,始終是一人單獨關押。6月17日,武漢市公安局以綁架罪宣佈對本人實行刑事拘留。7月23日,武漢市人民檢察院以綁架罪宣佈對我實行逮捕。

2005年2月23日,公安局向檢方提起公訴。

2005年9月9日,負責審理本案的安法官將起訴書交給本人,同時告知本人可以請辯護人,但在請辯護人的問題上,我與法院發生分歧。

本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32條規定,決定聘請兩個辯護人:一個是美國政府或聯合國難民署,因爲我的法律身份是聯合國無國籍政治難民,美國和難民署是我的共同監護人。另一個辯護人是我的大女兒。

安法官同意我大女兒作我的辯護人,但不同意美國和難民署作我對辯護人,其理由是中國的法律不承認美國和難民署是我的監護人。根據《刑訴法》第32條第二款,我提出請我所在單位推薦的人作辯護人,也遭無理拒絕。

同時,安法官建議我最好找一名中國律師辯護。我不同意。我明確地告訴他,中國的司法制度不健全,在我這類案件的審理上,律師幾乎不能起到任何實質性的作用,純屬擺設,一切都由中央決定,不僅律師是擺設,就是你們法院也是個擺設,審判只是走過場。

公安局國保處法制科的周科長告訴我,上面不同意我請美國的某律師,只同意我哥哥爲我請的一個叫陳尚格的湖北律師作我的代理人。陳律師經湖北省司法廳審查後,認爲政治上合格,才被允許與我見面。陳律師是精明能幹的,也是盡職的,但他不熟悉涉外事務,也不能出國取證,也不能與美國駐華使館,緬甸駐華使館,聯合國駐華代表處接洽。更重要的是,他不能應我的要求,及時會見我。

在7月21日至9月9日近一個半月的法院審理期間,法院一次都不讓律師會見。至於律師查閱案卷,從來就沒有允許過。公安局的人解釋說,這叫特事特辦,不能什麽都按法律辦,這也叫中國特色。

安法官還告訴我,雖然我的大女兒可以作我的辯護人,但如果因簽證等原因不能趕上開庭,責任自負,另外她不能與我會見。荒唐透頂,她不與我會見,怎麽辯護?我的大女兒最終還是沒來中國作我的辯護人。

關於我的身份,公安局給檢方的起訴意見書中寫得很清楚,我的居住地是美國加州。但檢方的起訴書中卻故意刪去了這一段。我隨身攜帶的有關證件,如加州的居民身份證,駕照,難民旅行證,均表明我現在的居住地是美國。

我的國籍問題是本案的前提和關鍵所在。2000年我輾轉來到泰國。聯合國難民署官員在確定我的身份時,要求我出示中國護照。我告知他們護照已於1998年被中國政府永久沒收。據此,難民署認定我爲無國籍政治難民。

關於我被引渡到中國,請問檢方,我是如何落到你們手中的,又是如何進入中國的?起訴書中故意回避了這個問題。

二〇〇五年十月,武漢市第二中級法院以「組織和領導恐怖組織罪」判處彭明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起訴書表示,從〇一年開始,彭明在互聯網發表文章,並且撰寫了一本名為《民主工程》的書,宣傳鼓動以暴力推翻中國現政權。起訴書還表示,彭明指揮他人試圖綁架貪官未遂。宣判後,彭明表示,他不準備上訴。因為他認為中國司法當局將他從緬甸引渡回國是非法的,而指控他的理由不充分,運用的法律不適當,沒有任何公正可言。

彭明的另一本書《第四座豐碑:非趕超戰略——21世紀中國發展新戰略》,一九九八年四月由香港明報出版社出版。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