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當今的民族英雄蔣彥永

蔣彥永1931年10月出生於上海。祖父蔣抑卮曾留學日本,是當年中國第一家民族資本為主的商業銀行——浙江興業銀行的創辨人。父親繼承祖業,成了銀行家。在少年時期,因為目睹姨媽患肺結核病逝,決心以醫生爲職業,1949年考入燕京大學醫預系,1952進入協和醫學院學習,1957畢業,獲醫學博士學位。畢業後蔣彥永被分配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工作,在工作中,以醫術精湛和對病人充滿愛心而聞名。2001年退休。

在近五十年的醫務工作生涯中,蔣彥永始終牢記燕京的校訓「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務」。在1997年燕京大學建校80年時編的一本燕京大學史稿中,蔣彥永寫下了一段話:「我1949年入燕京大學醫預系,1952年入協和醫學院,1957年畢業後分配到解放軍總醫院工作。擔任醫生的工作至今已42年。我深感燕京的三年和協和的五年嚴格的教育,對我終身影響最深。燕京校訓「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務」牢記我心中。作爲醫生,從自己學會看病,到能看一些複雜的病,能解決一些疑難的病,學校書本的教育固然重要,但主要還是靠從處理一個一個病人的經驗中逐漸積累起來的。也就是說醫生的一點一滴的進步,都是由病人給的。因此,應該把自己從病人身上學到的本領,更好地用於爲病人服務。本著這一精神,我始終把從全國各地「慕名」來找我的疑難複雜病人,不當作是來「求我」,而是看做我一定要想盡辦法,竭盡全能,通過爲病人解決痛苦,來提高自己爲病人服務的本領,進而才能爲更多的病人解除痛苦。五十年來,經過歷次政治運動,我深深體會到,作爲燕京人,要按校訓去做人。要講真話,心裏話雖是難上加難,但我一定堅持要講真話。講假話,講空話最容易,但我要做到絕不講假話。和燕京人在一起最大的樂趣就是絕大多數的人都能按校訓做人。」

在文化大革命中,蔣彥永被打成「階級異已分子」。除了出身「資產階級家庭」的陰影,還有「複雑的海外關係」(堂兄蔣彥士是國民黨員,在臺灣民國政府當部長,後出任國民黨中常委秘書長)。蔣彥永被關了兩年半、被下放到青海軍馬場勞動兩年半。不過即使在人生的低谷,他還是有機會為人看病,更沒有放棄對醫學的鑚研。1972年得到平反回到北京。他曾任解放軍總醫院普外科主任,中華外科學會北京分會委員、全軍腫瘤專業組副組長等。蔣彥永發表過40多篇論文,並著有《胃腸病手術》、《普外手術並發病與局部解剖關系》等著作。直到現在,年事已高、離開科主任職位的蔣彥永仍然被聘為301醫院專家組成員,一次次為疑難病患解除痛苦。蔣彥永立了一條非常嚴格的規矩,絶不收取病人分文禮物。1991年,北京的一份對外刊物《北京周末》( Beijing Review),就對他作過報道,稱他為「誠實的醫生」。

2003年在大陸爆發薩斯期間,蔣彥永本著一個醫生對生命的高度責任感,勇於堅守真相,打破沈默,揭露當局隱瞞中國疫情,促當局採取措施抑制薩斯。他是一個誠實的,有勇氣的醫生,他的行動挽救了成千上萬人的生命。美國《時代》周刊2003年12月選他爲年度亞洲風雲人物,表彰他冒個人前途、聲譽甚至人身安全的危險,公開投書揭露真相,阻止非典在中國以至全球的擴散。此前,香港《亞洲周刊》也評選蔣彥永為全年風雲人物,贊揚他以無比的道德勇氣,戳破謊言,不但摘下媒體的口罩,最終也摘下了人民的口罩。

1989年,蔣彥永目睹了六四慘案的事實,一直堅持正義立場,譴責暴行。他不斷地向政府發出維護人權的呼籲。2004年2月24日,他再度上書建議為89年愛國民主運動正名。此舉引起了海內外的巨大反嚮。事後中共當權者和軍方官員經常上門找蔣彥永「談話」,要求蔣彥永承認寫信是犯了「嚴重政治錯誤」。同年6月1日,蔣彥永和夫人華仲慰被軍方秘密綁架,關押。蔣彥永被強迫每天寫報告,看錄影,改造思想。後來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於7月19日獲釋。之後,又被軟禁在家中長達8個月之久。

2004年5月,北京當代漢語研究所授予蔣彥永「當代漢語貢獻獎」,他的代表作爲《就薩斯真相致中外媒體書》、《爲六四問題致中共書》。北京當代漢語研究所的公告說「他的聲音是一個充滿罪與苦的民族久已期待的聲音,是一個暗啞的被綁票的民族悲憤而高貴的人心證明。他的聲音並非高深雄奇,他的聲音也非真理、大師、學問、思想的化身,他有的只是樸素的真實,他的聲音是他人生自然的展開。」「蔣彥永先生晚年的言行卻道出最大忍耐的至善形式,那就是,不忍。他以中國聖賢的不忍之心教訓了國家,也教化了中國生活。」

2004年6月,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授予蔣彥永傑出民主人士獎。基金會主席蔣亨蘭說,在今日謊言成災的中國大陸社會,蔣彥永醫生,堅持絕不講假話,講真話、心裏話,而且是說出真相。揭露中國薩斯疫情、公開呼籲爲六四正名,已經在海內外形成了一種引領中國民主化發展的強勁動力,他也被視爲「中國的良心」、當今的民族英雄。誠如大陸作家余世存對他的讚譽,蔣彥永先生爲半個世紀以來劣質化到極點的中國政治提供了獲救新生的可能。

2004年8月,蔣彥永再獲殊榮,獲得有亞洲諾貝爾獎之稱得「拉蒙.麥格賽賽獎」,麥格賽賽基金會授予以他「公共服務」獎,以表彰他在中國「勇敢地站在真理一方,促使當局採取措施,對抗並控制致命的SARS威脅。」

遺憾的是蔣彥永行動受到當局的控制,無法出席頒獎儀式。至今他的言行仍在被監控之中。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