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勇於為法輪功辯護的維權律師高智晟

高智晟,漢族,1964年4月20生於陝西省佳縣神泉鄉(後改名爲佳蘆鎮)小石板橋村。祖上數代以鐵器加工手藝相傳,生活盈餘則購置土地,數代累積至家境殷實。中共的土改使這種多代人的血汗累積歸於無有,家中從此赤貧如洗,高智晟的父親是當地少有的讀過私塾者,其父一生不得志,知書達理,頭腦靈活,構成了他一生悲劇的條件。高智晟的父親一生未能實現使自己吃飽肚子的夙願。至41歲亡故時家中財産資產成了負數。高父亡故所遺高母及高智晟兄弟姊妹7人,其時高智晟才11歲。幼年的高智晟曾斷斷續續在本村讀過3年書,1978年高母決心供高智晟讀初中。由於貧窮,高智晟每天行走20多裏路至學校,至1980年歷時三年。還是貧窮,致初中畢業後的高智晟被迫輟學。1981年到1982年,高智晟攜14歲的四弟在陝西省黃陵縣打工,從事伐木及下煤窯挖煤的活計,其苦其難難以言盡。

1983年高智晟加入到中共解放軍行列,在新疆喀什36127部隊服役3年,在部隊期間曾因參加烏恰縣地震搶險救災,立三等功一次,在部隊三年多次受到嘉獎,不幸成爲中共黨員。1986年從部隊復員後,回到喀什打工數年,其間自學高中畢業。

1990年8月1日在新疆烏魯木齊,高智晟與部隊時的戰友耿和結婚。1994年4月調入新疆卡子灣水泥廠工作,此前曾在烏魯木齊市走街串巷賣菜,1992年至1994年自學法律大專畢業,2005年上半年又取得了法律本科畢業證,1995年考取律師資格(律師資格證書至96年8月4日才頒發到手)。1997年3月開始在新疆烏魯木齊從事專職律師工作,1997年4月作爲發起合夥人成立了新疆方舟律師事務所。1997年8月加入到了新疆星河律師事務所,成爲該所的合夥人。

作爲從一名貧窮的農家弟子成了大都市的律師,精神方面的滿足淡化了對金錢方面的追求,由於堅持把大量的時間、精力投入到爲社會貧弱群體服務和扶助方面,高智晟迅速在新疆普通民衆中贏得了聲名,對其越來越廣泛的讚譽引起了各地媒體的廣泛報道,這一現象引來了一貫喜往自己臉上貼金的中共主管部門的關注,他們每年把一頂優秀共產黨員的帽子戴到高智晟的頭上。1999年年初,中共新疆司法系統召開了所謂的高智晟律師事迹表彰大會。新疆司法系統爲其記三等功一次,1999年約下半年,高作爲新疆十大傑出青年衛士候選人再次得到了當局的表彰,1998年11月底,《中國律師報》頭版整版以「愛的詩篇」對其無償幫助貧弱群體的感人事迹進行了報道,此後《新疆日報》以「正義萬里行」對其的事迹進行了報道,《中國質量報》整版以「良心律師」、《北京日報》以「良心使我無法拒絕」爲題進行了相應的報道。一時間全國各地求助者紛至遝來。由於新疆離內地路途遙遠,而向高律師求助者絕大多數又都是貧弱群體,有些冤民竟一路乞討至烏魯木齊尋找他,面對之,高律師決定到北京成立律師事務所。

2000年11月,到北京正平律師事務所,2001年成爲被中共司法部表彰的十名律師之一。隨著他的名聲越來越大,來找他的客戶群中開始出現了大量的有錢人,商人等,但他始終堅持將自己的關注和服務對準社會貧弱階層,並堅持對其中三分之一的窮人免收一切費用,並自己負擔路費及食宿費用。而且還有自己掏錢給這些當事人在經濟方面予力所能及的幫助。

2000年至2002年,他參加主導了當時轟動全國的西北吳安民狀告新疆巴州政府國有企業買斷經營案,和東北的白玫瑰集團董事長被控非法拘禁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記者案兩起案件的代理和辯護。他開始思考並關注導致中國遍地冤假錯案的根源。這樣的思考和關注開始改變他過去全身心投入到對具體案件的做法。從2002年起他開始邊從事律師服務,邊不斷撰寫大量的批判制度的不合理及不受制約的公權力對公民權利和社會文明的嚴重侵害,他開始收到了大量的全國各地冤民的求助和控訴信件。這樣的信件量至2002年底達到巔峰。從2002年開始,他每年通過對各地來信反映的公民權利被侵害的普遍性及規律性的歸納,歸納一個他階段性的重點性關注及批判領域,如2002年全年,他集中精力批判和關注中共違憲且極其缺德的暫住證制度和政府對計程車行業的壟斷和野蠻盤剝制度,爲階段性的喚起全社會對該領域被壓迫者的悲慘命運的關注起到了應有的作用。

至2003年4月底,中共官商合體集團的強制拆遷,對城市私有房産主及農村農民利益的野蠻掠奪已經到了天怒人怨的境地,2003年4月,出京躲避非典災患的高律師在離京前,通過中國經濟時報整版發表了對他的專訪文章。這個文章的標題是:強制拆遷比非典更可怕。此後近2年的時間裏,他發表了十幾篇對強制拆遷制度的批判文章,參加了幾十場大專院校及社會團體舉辦的有涉強制拆遷的演講,也參加了多起全國性的強制拆遷案件的代理,其中著名的有廣州大學城的強制拆遷案,廣州天鹿水庫的強制拆遷案,廣州水星水庫的強制拆遷案,北京「黃老漢」房屋被強制拆遷案,期間也參與和援助了全國各地的被強制拆遷的維權抗爭工作,其中著名的有上海的東八塊非法強制拆遷案以及天津、長沙、福建惠州等地的不法強制拆遷案。在這期間,他仍堅持將每年三分之一的精力投入到爲國內貧弱群體無償援助的工作方面。

2004年7月份後,他由對中共殘酷鎮壓法輪功問題的關注,據此開始了他對中國自由、民主、法制憲政事業價值的關注及奮鬥。是年12月31日,在對中共殘酷鎮壓法輪功的實情的實地調查後,他公開致信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及其委員長吳邦國,公開指出中共鎮壓法輪功問題的非法性及其對人類法制文明、道德文明及其對中共自己制定的憲法和法制原則的反動。

至2005年11月底前,他先後主導參與了被譽爲中國民企維權第一案的陝北油田案,廣東太石村事件案,家庭教會領袖蔡卓華牧師被迫害案,自由作家鄭怡春被陷入罪案及重慶許萬平顛覆國家政權案等的代理和辯護工作,而這些案件幾乎都是無償代理。其間高律師寫下了大量的揭露中共野蠻專制統治對人性、對社會、對文明、對人類自由、民主及法制進步事業的荼毒和戕害。他和他的家庭不斷遭到了中共安全部門特務及其律師主管部門官員的無數次的談話、恐嚇和威脅。

2005年10月18日,經過此前一周的對山東煙臺和招遠等地對法輪功受害群體的實地調查,他發表了《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國人民關係》的致中共領導人胡錦濤和溫家寶的公開信,信中揭露了中共對法輪功自由信仰者的無底線的殘酷鎮壓事實及中共勞教制度對憲法原則與法制精神的反動。此信引起了中共反動勢力的驚恐及不安,進而爲他和他的家庭招致了長期不能擺脫的非法迫害。從2005年10月20日起,中共特務、秘密警察、警察及他們雇傭的黑社會打手24小時不間斷地執行著對他一家的圍堵、跟蹤、騷擾和迫害。

2005年11月29日,赴東北吉林等地再度對中共反動勢力血腥鎮壓法輪功修煉者的暴行及其非法性進行了爲期半個月的調查,並於12月12日發表了至胡溫的第二封公開信。這封兩萬餘字的公開信所揭露出來的中共610黑幫組織通過過去數年裏在對中國大地上所實施的血腥殺戮和野蠻暴行再次震驚國內外,對中共殘酷鎮壓法輪功的對文明、對法制、對道德的反動的歷史性揭露奠定了無可辯駁的基礎,招致了當局對他和他一家的更加仇視及幾近喪失理智的迫害。

2005年11月4日,當局對他的野蠻迫害公開化,他們野蠻剝奪了他的律師事務所的執業資格並每天有特務和流氓打手將他的辦公室和家庭團團圍住,其家裏和辦公室的所有電話、傳真、電腦網路被切斷,所有的往來信件被扣留。中共特務曾四次製造車禍企圖製造禍端。時至今日,他的家門口仍24小時被中共特務和雇來的黑社會打手包圍,他和他的家人的出行都被層層的特務貼身跟蹤,曾多次被中共特務在家門口毆打。

被取締了律師事務所執業後,儘管不斷遭到中共特務的騷擾打壓,但其堅強不屈仍堅持參加到了各個具體的維權案中去,諸如近日來參與的汕尾事件案及山東陳光誠案。近半年的時間裏,高律師發表了和平地改變暴政制度、創建自由民主法制新中國的文章200餘篇。並於2006年2月,發起了迅速蔓延全球的接力絕食——全民抗暴的精神運動,其聲勢及參加者廣至全國乃至全球幾十個國家,使中共反動勢力驚恐至失措。

「高智晟因其雄辯的口才和悲憫天下的襟懷,贏得了國人的深愛,2005年榮膺亞洲周刊風雲人物。《亞洲周刊》說:『中國的維權律師代表了中國司法的良心和社會的正義,他們在權力面前講真話,不畏強權,以憲法爲銳利的武器,爲13億中國人民維護憲法賦予的權力』。」

(摘自李柏光文)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