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天安門三君子與八九民運精神高度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二點四十分,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將事先備好的顔料雞蛋,砸向了北京天安門城樓的毛澤東畫像。這一「五二三事件」,天安門三君子與民主女神、阻擋坦克一起被稱之爲八九民運中三大象徵意義,揭示了一九八九年天安門民主運動的精神高度,余喻魯三人也被稱之爲「天安門三壯士」或「天安門三君子」。

余喻魯三人都是湖南省瀏陽人氏。八九年時,余志堅、魯德成皆二十六歲,喻東嶽二十二歲。余志堅和魯德成是縣城裏打小玩在一塊的鄰居,也是小學、中學的同學。喻東嶽出生於瀏陽北區的社港鎮雙江村,八五年畢業於湖南省湘潭師院。喻東嶽和余志堅是校友,但余比他高一屆,兩人在師院時才認識。

魯德成高中畢業即參加了工作,在長途汽車公司開車。余志堅八四年畢業,分配在距離縣城有上百華裏的瀏陽市達滸中學教書。喻東嶽畢業後,在湘潭市五中教書。

八八年上半年,喻東嶽爲就近照顧家庭,跳槽回到了瀏陽,在瀏陽報社任美術編輯兼記者。他和余志堅的關係更熟了,兩人志向、愛好都很投機,經常在一起,談文學,也談政治,成了最好的朋友。余也向喻介紹認識了魯,三人在一處無話不談,相得益彰。共同的話題往往是政治,譬如中國的前途問題,中國的毛澤東問題,中共的政改問題,都是經久不衰的研討主題。在長期的學習研討中,三人對中國的毛澤東問題,一直有著清醒的看法。他們認爲,毛氏政治的實質,是中國專制制度的復辟和大倒退。而只有徹底否定毛澤東,才能推進中國政治民主化的進程。

一九八九年四月,拉薩事件就已經觸動了余喻魯們的政治神經,緊接著,胡耀邦逝世,大學潮由此蓬勃而起。余喻魯們一致認爲:這是中國當代政治的大轉折的機會。

五月十七日早晨,余喻魯一行五人來到了省會長沙。他們在火車站廣場進行演講和募捐,演講內容是「取消一黨專制,建設民主中國」。之後,他們與長沙四十多名大學生組成旨在「倒鄧擁方」(打倒鄧小平擁護方勵之)的「湖南請願分團」,決定立即進京聲援,並由余志堅任團隊發言人。

五月十八日深夜,他們順利地到達了北京天安門廣場。第二天,「湖南請願分團」自動解散。之後,他們積極參加了各種示威遊行,演講,攔截戒嚴部隊等活動。此時,余喻魯們既憤恨於鄧小平的對民衆

悍然「戒嚴」相向的殘暴,又鄙視趙紫陽的「猶抱琵琶半遮面」的「鬥爭」態度,同時,也不滿於學生組織的清高和追求的「下跪式」的民主。他們是廣場上的「少數派」。

五月二十一日,余喻魯寫下了希望「高自聯」能夠迅速「號召首都和全國的工人罷工、市民罷市」等內容的三點意見書,但三人上紀念碑投書,未果。於是,就有了後來的「五二三事件」。當時他們還在天安門門洞貼了兩幅標語:「五千年專制到此可告一段落!」、「個人崇拜從今可以休矣!」,余喻魯此舉,雖然鋒芒直指中共專制的奠基者,同時,也爲警醒民衆:在鎮壓來臨之際,你們不可束手就縛!

魯德成(目前居住加拿大)

余喻魯三人由此而獲罪,罪名竟然是「反革命破壞罪」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刑期分別重達無期徒刑、有期徒刑二十年、有期徒刑十六年。八九年冬,三人被押回原籍,與湖南的部分「八九犯」一起,集中關押在衡陽監獄。

喻東岳 (已經精神失常)

入獄初,爲了抗議監獄警察利用刑事犯管理政治犯,余喻魯三人又帶頭絕食三天。絕食事件令監獄方面很頭疼,九零年四月,他們決定把余喻魯三人分開關押。余志堅被送往湖南省永州監獄服刑,先是在金工一車間。在起初的兩年時間,由於其拒不認罪,經常宣講「八九」民運和自由民主的思想,他有十三個月被單獨關押在嚴管隊。九二年五月起,他調到了監獄育新學校教師隊,擔任初中語文教員,一直到出獄。

喻東嶽被送往湖南省赤山監獄服刑,先是在型鑄車間。九一年底,因在監內收聽《美國之音》,並在牆上書寫:「打倒鄧小平」、「平反六四」、「全盤西化」,受到監獄警察的毆打,精神開始失常。接著被投進嚴管隊,受到進一步的殘酷折磨,並單獨關小號。等他出嚴管隊時,精神已徹底失常,監獄方面把他安置在監區醫院。十四年的時間裏,喻東嶽既得不到治療,也得不到保外就醫。

魯德成則被留在了湖南省衡陽監獄服刑,一直在汽修車間。

一九九八年一月,坐牢八年零八個月後,三人中刑期較短的魯德成首先從衡陽監獄獲得釋放。二零零零年九月,坐牢十年零四個月後,刑期最長的余志堅從永州監獄獲得釋放。然而,他們中的喻東嶽仍然在赤山監獄備受煎熬。監獄的警察、犯人私下裏誰都知道喻是個患有嚴重精神病的瘋子,但監獄方面對外(包括喻東嶽的親人)卻說:「喻東嶽好得很,他根本沒有瘋。他只是裝瘋賣傻,逃避改造。」

二〇〇一年五月,餘和魯陪同喻的家人,到了赤山監獄,見到了他們久違了的兄弟。雖然他們對喻東嶽被迫害致殘的遭遇早有耳聞,但眼前真實的喻東嶽仍讓他們不敢置信。二〇〇四年八月,魯德成和余志堅商議後,隻身偷渡,經緬甸到曼谷。他在曼谷申請政治避難遇阻,被泰國警方以非法入境罪拘押,達一年零四個月。二零零六年四月,經多方營救,他終於獲得加拿大的政治難民身份。

余志堅則留在大陸,堅守民運的主戰場。他四處走訪八九難友,與湖南民運人士關係融洽,並開始在互聯網上發表政論文章。二零零六年二月,他因聯絡十位民運人士一同絕食,聲援國內維權運動,被當地國安以“涉嫌煸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被取保候審。

二零零六年二月,坐牢十六年零九個月後,喻東嶽從赤山監獄獲得釋放。五個多月來,他一直不知道自己是誰,現在是什麽時間,世界有什麽變化。在衆多好心人的幫助下,他現在由家人陪同,住進了湖南省湘雅附二醫院,進行初步治療。

二零零六年九月,「天安門三君子」獲頒傑出民主人士獎。路漫漫其修遠兮,他們深知腳下的道路,依然還很漫長。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