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You are here:   特殊貢獻獎 > Chen Qilin
Register  |  Login

成其林獻身民主的堅毅精神

成妮燕

我的父親成其林生於1929年11月11日,殞于2003年1月25日,享年74嵗。

今年是黄雨川先生和蔣亨蘭女士共同創办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二十週年,猶億自八九年六四暴政殘殺無辜的學生及工人們後,我們的父母親便

攜同兒孫們積極參加各項促進中國民主制度的活動。每年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所主辦的民主傑出人仕頒獎典禮更是爸媽每年期待的盛事。雖然頒獎典禮是在灣區舉行,我們要開兩小時一程的車,爸爸要用背仰撐在座椅上,而媽媽又有急性氣喘病,爸媽卻毫無怨言,踴躍廣邀親朋參加這項有意義的活動,在一九九八年黃雨川先生仙逝,家父特意寫了一封信給當時的會長何惠先生,表示對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的支持,希望別因創辦人黃雨川先生逝世而終止,當晚司儀張恩平女士將此信在會上朗讀出來,從此家父被邀請加入成為理事。

父親三歲便隨祖母躲避日軍在中國的侵略和轟炸,經常要藏匿在濕瘀的防空洞裡,後因生活環境惡劣和營養不良,罹患風濕性關節炎,在二次世界大戰,祖父被徵招為美國海軍駐守瓜哇群島對抗日軍,與祖母及家父失去聯絡,家父在十一歲便要用拐杖行動,十七歲病情惡化,導致腰部,臀部及腳步關節硬化,當時醫藥貧乏,醫生只能打關節粗針及塗石膏,最後病情受到了控制,但父親就只能靠一雙粗實的雙臂撐扶身體,雖然受到了重大的打擊,但父親從不向逆境低頭。他開始聽廣播,閱讀報紙,書籍,專研俄語,後來更在上海辦俄語補習班,父親在二十三歲時,認識一位十七歲貌美如花的少女,我們的母親黃蒲英,他倆一見鍾情,母親以她一生純潔堅毅的愛情,不顧家人的反對,與我們的父親結婚四十載,照顧成家上下五代,母親常比喻父親氣概昂然的靈氣,頑強的生命力,敢於向坎坷人生挑戰的勇氣,是埋在泥土裡的鑽石,媽以情比金堅的關懷,鼓勵和耐心把父親琢磨成充滿自信,穩重,樂觀的小伙子。我們的雙親恩愛相守四十年,撫育兩男三女成才,膝下有四男孫二女孫,夫婦倆曾在上海辦俄語補習班及培青中學,一九六零年,在祖父成關第的協助下,舉家移民澳門,爸爸媽媽克服廣東話語言的障礙,自辦澳門首間士多舖兼做樓宇產地產買賣生意,後更成為澳門首位官方樓宇房地產估價官。

一九八四年我們的雙親随子孫們移民加州首府沙加緬度市,母親開始享受種蔬果逗孫兒之樂,父親則好學不倦,更成為孫兒的校友,在加州沙加緬度市大學院上課。

一九九四年三月一日母親與父親,我妹妹佳燕及我到澳門旅遊,因突發急性哮喘病辭世,父母親在過去四十年從沒有分開過,這沉重,突然的打擊令全家感覺無助及徬徨,幸好我們全家信奉天主,相信死去祇是短暫的分離,父親重拾戰士的勇氣積極參與支持民主的活動,爸爸勤學各種中文軟體,變成中文電腦通,更自告奮勇替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用電腦整理歷屆得獎人資料,製造晚會的名片,還编製通訊錄,典禮宣傳單筹备事項,有时看见爸爸用拐杖撐著一條腿忙著打電腦,我会勸他不要把自己弄得太累,爸爸會說只要自己能盡一份力讓別人得到民主的希望,他是萬分願意去做的,當爸爸打电脑打得累的時候,他便會靠在床上提起電話,開始跟理事,評委及會長通電話,有時電話會一講就是幾個小時,父親聲音開朗活潑,溫文有禮,分析細心中肯,其穩重及可靠的誠信,贏得友濟們稱之為孔夫子的雅號。

父親曾寫一封歡迎及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信給香港民主黨主席李柱铭,司徒華及鄭家富。现抄錄其中一段,以共勉之:

願您們與民主黨同仁多多珍重,民主事業,任重道遠,有困難有希望,現抄錄鄭板橋的一首咏竹詩如下,以資共勉:「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源在破岩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南西北風」,鄭板橋借竹擬人的堅挺志節,最後兩句正突顯出你們目前的險惡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