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Minimize

 

【說出真相,拒絕遺忘,呼喚良知,尋求正義】舊金山六四慘案27週年紀念活動

 

 

6月4日下午,三位因六四事件而脫離中共體制的人士,羅宇、高文謙和吳仁華以親身經歷講述歷史真相。

舊金山中國城的國父紀念館禮堂,擠滿了前來參加六四座談會的民眾。能夠親耳聆聽三位前中共〝體制內〞人士講述27年前的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現年72歲的羅宇,是中共已故大將羅瑞卿之子,曾任中共總參謀部航空裝備處處長。六四血案發生時,他正在法國巴黎出席活動。他指出:〝看到今天六四這個場面,這個人就完全沒法過了。就覺得這是怎麼回事?!所以在巴黎的時候,我就決定我不能再在體制內呆下去了。〞

羅宇發表數封公開信給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勸說他放棄一黨獨裁,〝我給習近平寫信我就說了,我說今天你所遇到的所有問題,中國人民所遇到的所有問題,萬惡歸宗,就是一黨專政。〞

曾任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研究員的高文謙表示,六四的清晨他親眼目睹了中共軍隊追殺手無寸鐵的學生與民眾。他說:〝(軍隊)它還往小胡同里面追殺。當場我就看到有三、四個人倒在血泊裡面。後來我就回去了,那時候我就跑到了一個牆根底下,一個70多歲的,北京一個蹬三輪的老大爺跟我一塊兒蹲在那個牆根下面。這個老大爺說的話,我一輩子也忘不了,他說什麼,說共產黨真是缺了八輩子的德了,小日本當年進北京都沒這麼殺人哪!〞

他指出:〝六四這個案不翻的話,中國永遠沒有出頭之日。中國政府在國際社會上也永遠抬不起頭來。中國社會也永遠不會有一個持續穩定發展、長治久安的這麼一個局面。〞

歷史文獻學者吳仁華,六四時是中國政法大學的教師。他描述了自己苦心瀝血尋找六四屠殺事件當事軍人的過程。他用古文獻考證方法,致力於挖掘真相。近年來在非常艱苦的環境下,不放棄,發表了三本書對六四屠殺的軍隊進行的嚴謹的考證,逐一追踪每一個行凶部隊的負責人,部隊番號。他說:〝當時我在現場看到一片那麼慘烈的場面,所以跟很多學生我們一路哭喊著:106,106,請所有的市民記住這輛坦克。記住這輛坦克。〞

為了尋找兇手,他大海撈針,在社交網站上搜尋線索,〝一直到最後,他終於說出來了,他說他是坦克一師第一團第一營第一連第一排106號坦克的二砲手。你知道我當時的激動哦。我當時就趴在電腦鍵盤上痛哭,我說終於找到了這輛坦克上的一個成員。〞

回顧六四事實、講述歷史真相。三位演講人都表示,六四悲劇的發生歸根結底在於中共的獨裁本質。

 
 

 

夜幕降臨,兩百多中外人士聚集在舊金山中國城花園角廣場的民主女神像前,舉行了莊嚴悲哀的紀念儀式。人們念出一個個被中共軍隊打死的烈士的名字。淒涼的二胡催人淚下,仿佛回到了27年前那個悲慘的時刻。人們排起長長的隊伍,手捧鮮花,在閃閃的燭光下,到民主女神像前鞠躬、獻花、默哀、致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