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國的良心」劉賓雁

程凯

中國大陸著名記者、作家劉賓雁( Binyan Liu ),1925年農曆正月十五出生于中國吉林省長春市,2005年12月5日於美國政治流亡中病逝,終年80歲。

劉賓雁生前被「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評選委員會評爲1986年首屆中國傑出民主人士。

劉賓雁1939年加入中共領導的週邊組織讀書會,當年他14歲。這一年他發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說。1943年,劉賓雁18歲,在天津市參加了中共的地下抗日聯合會,同年加入中囯共產黨。1946年抗戰勝利後,他以教員身份掩飾共產黨員身份,從事愛國進步活動,並曾翻譯一些當年蘇聯的文學作品。而後至1951年,在哈爾濱從事青年工作和報刊編輯工作。1953年,劉賓雁到北京,參加《中國青年報》的創辦,擔任報社的編輯委員和部門主任。

令劉賓雁的生命發出熠熠光彩的,是1956至1957年的所謂中國近代史上的一次「大逆轉」。這期間,劉賓雁發表了新聞特寫《在橋梁工地上》,尖銳地批評了中共黨內的官僚主義,這是自1942年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後,衝破《講話》設定的禁區的第一篇批評性作品。此後他又發表了《本報內部消息》及續篇,更加直接地將批判的矛頭指向中共對新聞的控制,一時間造成極大的震動和影響,共鳴者衆。1957年5月,劉賓雁又發表《上海在沈思中》,批評中共上海市委推動「鳴放」不力。至此,劉賓雁的批判精神引起了毛澤東的注意,毛澤東親自對他的文章批示「想把中國搞亂」。1957年7月,劉賓雁被劃定爲「極右分子」,開除中共黨籍。

1957年至1979年,劉賓雁先後被押送到農村強迫勞動十三年,在《中國青年報》資料室擔任事務性工作五年,在商務印書館、中國社科院非正式工作了三年。

1979年,對劉賓雁來講是一個具有轉折意義的年份。二月,他的「右派」獲平反改正。事隔半年後的九月,他就發表揭露中國社會黑暗面的報告文學《人妖之間》,在社會引起巨大反響。十二月,劉賓雁調《人民日報》任高級記者,使得他更能憑藉《人民日報》在中國的特殊地位和他本身在中國新聞界、文化界崇高的知名度和威望,爲中國的改革,爲民衆的疾苦,發出更強有力的聲音。

1984年,在中國作家協會第四次代表大會上,沒有被「上頭」提名爲主席、副主席人選的劉賓雁,獲得比欽定爲主席的巴金還多的最多選票,成爲中國作協副主席。身兼作協副主席和人民日報高級記者的劉賓雁,仍然繼續不斷地呼籲開放言禁,力主新聞自由、創作自由。同年,他發表報告文學《第二種忠誠》,矛頭直指「個人迷信」,在中國引起軒然大波。人們普遍認爲:劉賓雁以他的報告文學作品,爲沒有新聞自由、創作自由的中國新聞和文化界,探索出一條揭示真相、干預生活、傳播真理的寫作道路,開當年新聞界、文藝界風氣之先。而劉賓雁自己,則因爲作品貼近現實,深刻揭露中共一黨專制的黑暗,而成爲社會正義的代言人,被人民大衆稱爲「青天」。每天都有許多全國各地的民衆,來到《人民日報》,指名要找劉賓雁,向他申訴冤情,請他主持公道。他的這些不凡的實踐,正如他的一篇文章所言是「苦難結出的智慧和勇氣的果實」。

1986年,中共最高當局開始感覺到劉賓雁的正義形象和道德力量,以及他在中國人民中的巨大影響力對中共以謊言和暴力維持的統治産生的威脅,他們開始再次對劉賓雁展開迫害。九月,劉賓雁的《我的日記》剛出版就成爲禁書。劉賓雁又一次身處險境。但他仍然不改鞭撻社會黑暗的赤誠之心。1987年一月,一場「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導致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下臺。劉賓雁則被鄧小平點名,作爲「資產階級自由化」的代表人物,第二次被開除中共黨籍。

1988年3月,劉賓雁應邀赴美國訪問。先後任加州大學落杉磯分校和哈佛大學訪問學者。89年,北京發生天安門廣場民主運動和六四中共軍隊開槍鎮壓學生和市民的血腥事件。劉賓雁在美國發表談話,支援學生的愛國行動,強烈譴責中共當局的暴行,他因此被中共當局非法剝奪了返回祖國的權力。從那時起,劉賓雁開始了長達17年的流亡生涯,直至于美國新澤西州溫沙市寓所附近的醫院中逝世。

劉賓雁流亡美國期間,整個身心仍系于中國的自由、民主、人權事業上。1991年,他出任由中國留學生和海外流亡知識份子六四後於落杉磯創辦的《新聞自由導報》理事會主席。1992年以來,他在「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從事中國問題研究。編輯英文月刊《中國焦點》和中文月刊《大路》,向美中兩國傳達有關中國的資訊。1997年以來,他擔任美國「自由亞洲電臺」的特約評論員,讓自己的聲音通過電波傳往中國。在身體狀況允許的情況下,他會積極參與海外民運活動。他並與癌症爭奪時間,傾注他一生對中國問題的思索,撰寫長篇著作《走出千年泥濘》,但未能完成,便與世長辭。

劉賓雁認爲:海外的中國民運1989年以來出現的種種問題,可以看作未來中國將會出現的問題的預演。今後中國人遇到的麻煩、禍患和悲劇,將主要來自中國人自身。換句話說,中國人未來的主要敵人,將是中國人自己。我們這個民族向來有自我破壞和自我毀滅的傳統。共產黨統治半個世紀,從反面推動了中國人的覺醒。中國民主運動面臨的首要課題便是如何最大限度的把中國人吸引到中國社會的改造進程中來。改造社會的實踐過程,是心靈改造的最有效熔爐。當務之急是順應人們的自身的需要,使民間力量組織起來,以合法的方式去維護和發展自身的利益。在經濟、社會、文化、教育、環保、法律等許多方面,都會找到這樣的主題。這其實就是中國人的自救運動。爲了真正喚起中國人逐漸冷卻下去的參與和獻身社會改造的熱情,還需要能夠真正激勵

人心的新的思想、理念和口號。中國人需要知道和看到這個國家的前景,以及達到那現實的目標的現實道路。劉賓雁逝世後,海內外給他以崇高的評價,稱他爲「中國的良心」。

劉賓雁網站

www.liubinyan.com

深切悼念劉賓雁先生網頁

http://spaces.msn.com/members/liubinyan2005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